我的姐夫我的哥

欢度春节,申请分桃会员更优惠!点此加入>
- 肌肉爸爸花样调教,骚货名媛自插爽翻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 以上是广告赞助商链接 (点击投放广告) -

作者:爱吃黄瓜

1、

第一次见到姐夫,我压根没注意到他。下了高铁便拖着行李箱沿路标出站,汹涌的人潮让初到北京的我莫名兴奋。

姐夫是专程来接我的。正当我准备给他打电话,有人从身后拉住了我的手臂:“赵阳?”

对方是个头戴鸭舌帽,身穿白T恤的高个男生,看着有些面熟。

他摘下帽子,抬手抹掉额头的汗水,接过我的行李箱,自我介绍道:“李炎彬。你姐让我来接你。”

我点点头,想要自己拿行李箱,他手臂一挥阻止了我,迈着大步朝地铁走去。

南站人很多,上车前,姐夫绕到我身后。车门开启,他先把我推上车,然后熟练的伸出双手抓住车厢内扶手,身体前倾,一用力挤了上来。

我夹在人群中动弹不得,姐夫紧紧贴着我。因为是夏天,他穿着一条耐克运动短裤,我明显感到他裆部凸起的地方贴着我的屁股,不小的一包,软软的。

一开始我并没在意,地铁运行才发现列车轻微的摇晃中,两人身体也会惯性运动,我的屁股和他那里不由自主来回摩擦,尴尬的一逼。偷眼瞄他,姐夫正面无表情看手机,似乎毫无觉察,自己却感觉自己不争气的有些硬了。我连忙挪动身子,趁有人下车的间隙往车厢中间走了几步,和他拉开一段距离。

其实我不想和表姐住在一起,总觉得不便大于方便。但考虑我是第一次出远门,独身去北京闯荡,老妈一万个不放心,特地联系了姑姑家身在北京的表姐帮忙照应。刚好姐夫回国,两人同居要重新找房子,捎上我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表姐在三甲医院做护士工作,今天早班,不太方便请假,所以让闲赋在家的姐夫过来接我。

车厢走道渐渐空了,我们两个人站到了车厢中部。

我一边假装玩手机一边打量这个比我没大几岁的姐夫。他高我半头,一米八五左右,身材不胖也不瘦。比表姐朋友圈中晒的照片好看,也比我预想中年轻。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有些忧郁的眼睛,鼻子又高又挺,嘴唇很薄,胡子好像几天没刮了,看上去有点憔悴,但并不邋遢。他不是漂亮的那种男生,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朴实的,属于直男的帅气,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一手玩手机,另一只手不时放到嘴边啃手指,看到有人盯着自己,他会立马把手放下。

我想起朋友传授的一个歪理,说某种程度上从手指可以判断一个男人下面的形状。而姐夫的手指很长,指节也很宽,我目光下意识移到他的裆部,脑海中不由自主勾勒它的形状:它应该和主人一样长得很笨拙,是个憨厚的家伙,粗壮,但不短……

他是你的姐夫。心里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我连忙打断自己龌蹉想法,打开微博乱刷一通,试图转移注意力。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基本都是他问我答。

刚到家,姐夫就把T恤脱了朝卫生间走去,留给我一个又宽又阔的后背,运腰间白色内裤边缘露出一截。

“对了”,他回头看我一眼,似乎想起什么,指着洗手间左边的一扇门说:”这是你房间,对面是我和你姐的。我冲个澡,待会出去吃饭。”

我说好。

卫生间马桶传来粗壮有力的滋水声,是他在撒尿。

房子大概六七十平米,收拾的很温馨,客厅里的餐桌、椅子都摆放的很整齐,旁边隔离出来几平米用作厨房。但整体格局不是很合理,尤其是两个卧室门正对着,距离不过一米多一点。

浴室水声哗哗,磨砂玻璃后,姐夫的身影上上下下晃动。水声停止,他把沐浴液涂在身上,先是后背,然后是下面,最后是小腿。水声又响起来,把出神的我拉回现实。

我走进属于自己的小次卧,书桌,台灯,小书架一应俱全,显然稍微布置了一番。房间是朝北的,对面有条马路。窗外晴空万里,太阳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光和热,路上几乎没什么人。我找出换洗的衣服,也准备冲个澡。下地铁走了不到一公里,浑身上下几乎湿了个透。

洗手间的洗漱台上摆满了表姐的各类女性洗漱用品。旁边晾衣架上有一条白色内裤,应该是姐夫刚刚换下来的,腰际边缘有些脏了,是条平角裤。鬼使神差的,我拿了起来。内裤前襟处已经有些泛黄,上面还有一两根脱落的阴毛,但并没有太大的异味,只是淡淡的汗味还有洗衣液的味道,应该是今天刚换的。

但这就足够了。我看看自己已然挺立的下体,把内裤套在了上面,闭上眼睛,一手抚摸乳头,一手轻轻的套弄起来……

等我洗完澡出来,姐夫仍光着上身,只是把运动裤换成了阿罗裤,正坐在自己房间沙发上打游戏。他们的主卧很宽敞,有个小阳台,双人沙发前挂着一台液晶电视,一张大床紧靠着洗手间的那面墙壁。

“太热了,别出去了,叫外卖吧。有想吃的吗?”

“没有,都行。”

“肯德基?”

“可以”

他比个OK的手势,刚低下头又快速抬起,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一双眼睛锁在我的脸上好一会才低头点餐。

我吃了一个汉堡就饱了,不好意思吃完就走,只好坐在他对面的小凳子上边吃薯条边打发时间。我不时瞄向他,他的胸膛很结实,乳头是浅褐色,颜色并不深,其中左边一颗长着一根很长的汗毛,小腹的体毛一路蔓延向下,愈发浓密。他的小腿很结实,细密的腿毛看上去格外性感。

姐夫似乎胃口很好,吃完汉堡薯条,接着津津有味的啃鸡翅。

他一条腿踩在沙发上,另一条腿敞开呈环形状,中间放着垃圾桶。他啃的很熟练,一块鸡翅放到嘴边,牙齿发出磕巴磕巴的响声,很快一根骨头便吐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根。

我瞥到他现在这个姿势有点走光,尤其是敞开的那条腿,大腿根部一览无余。相比毛发丛生的小腿,他的大腿明显要白很多。只是包裹在阿罗裤的私处因为坐姿问题显得鼓鼓的,形状隐约可见,很明显他放到了左边,大腿和裤子的空隙中露出一枚垂头丧气的蛋蛋,凹凸不平的表面长着些许阴毛。

他抽出纸巾擦擦嘴,顺势躺在沙发上,春光乍泄戛然而止。

“好饱。”他拍拍肚子说道。

这回轮到他盯着我看了,我被他看的有点不舒服,瞥到桌子上吃的乱糟糟,伸手一股脑全扫进垃圾桶里,没话找话:“肯德基比麦当劳好吃。 ”

他目光灼灼,一直没有从我身上离开,对我的话置若罔闻。突然,他幽幽开口:“你是gay?”

“啊!?”我差点叫出来:“你从哪看出来的?”

说完立马发现这句话回的太没水平,简直像在不打自招。我大脑顿时一片混乱,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难道他发现我刚才一直在盯着他的那里,还是因为我在地铁上碰了他下面,又或者是我和朋友聊天信息被他看到了……明明开着空调,我却感觉整个人像被丢在外面曝晒一样,后背的汗水一颗接一颗的向下滚。

我尽力压住内心的惊慌,和他四目相对,他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捉摸不透他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仅仅在开玩笑。

“ 没,看你左耳戴了个耳钉。”他拿起手机,不再看我。

我想起洗完澡出来他看到我的怪异眼神,感觉背后一阵凉风吹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谁告诉你戴耳钉就是gay?”

“网上看到的。”他回答的漫不经心,习惯性的又把手指放到嘴边啃。

“我怎么不知道?你看这种信息,我还怀疑你是呢。”我反将一军,暗暗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他一愣,用一个微笑结束谈话:“那去问你姐吧。”看他不屑的表情,似乎对gay有很深的成见。

整个下午他都倒在沙发上玩游戏。我呆在自己房间收拾东西。两人都没有关门,中途我听到表姐打电话过来,问他是否接到了我。

表姐回到家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我和她多年不见,她似乎一点都没变,个子比我矮十公分左右,脸上画着淡妆,留着齐耳短发,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长在那张小脸上刚好合适,笑起来有个浅浅的酒窝。只是眉眼之间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我表弟第一天来你给他叫外卖吃肯德基?你衣服能不能不要脱了就乱扔?还有当着我表弟的面,你能不能穿件衣服?”表姐扔下包,就机关枪一样的朝他开火。表姐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属于得理不饶人,无理也要争三分的人,从小就没人敢惹她。

姐夫不耐烦的看了表姐一眼,没有说话,默默打开电视,把声音调高,作为反击。

“好了姐,是我要吃肯德基的。跟姐夫无关。”眼看火药味越来越浓,我只好把事往自己身上推。

“别叫他姐夫,没领证呢!”

听到这句话,他出乎意料的笑出了声,站起来把表姐手中的T恤接过来套在身上。

我发现自己上当了。临来前,老妈从姑姑口中得知两人已经领证了,年底准备结婚。所以特地嘱咐我见面要叫姐夫,一来这样显得亲热,二来能哄我姐开心。现在看来应该是姑姑为了在农村老家给自己挣面子,夸大了事实。毕竟和表姐同龄的女孩都早已结婚生子。

晚上为了补偿我,表姐带我去了便宜坊吃烤鸭。席间,她给我介绍了下这个不愿让我相认的“姐夫”。

姐夫今年二十九岁,山东人,学建筑工程的,一直在工地在帮忙做规划和管理。按照表姐的表述,实际就是个高等民工。姐夫经常各地跑,先是国内,后来又外派去了国外的阿拉伯国家。和表姐谈了一年,他不想再继续做下去,感觉没有什么前途,回国后便想着转行。但找了一个月的工作都没什么合适的,表姐渐渐有些情绪了。虽说他一直花的是自己的钱,但身为一个男人一直无所事事,终究有些说不过去。

“老娘们话真多。”表姐刚说完,姐夫立马接了一句,还是用的山东方言。我忍不住笑起来,表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看得出,表姐是喜欢他的,只是在婚姻大事上,不可避免的要考虑到钱的问题,从小她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跑到北京来为的就是远离那个小县城。至于姐夫,或许是因为他是个男人,又或许是表姐太强势,感觉他一直强行忍耐着一些东西。

“干!”他举起酒杯向我示意。他喝的不少,脸蛋在灯光下红扑扑的,眼睛眯缝着,眼神有些迷离。恍惚间,我感觉到他又用中午的那种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和他碰杯,两个人一饮而尽。他还想再喝,被表姐拦住了。“别喝了,阳阳明天一早还要去公司报道呢!”

“老娘们不光话多,事也多!”他喝多了。

晚上回到家不多会便上了床,但迷迷糊糊的总是睡不着。一会担心明天入职将要面临的工作,一会又想起毕业前夕分手的前男友。来到北京,总感觉像在做梦,不真实。

“你轻点,你怎么老这样,疼!” 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断断续续的,是表姐的声音。

隔了一会,姐夫粗声粗气的应了一声:“嗯。”

接着是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还有床的咯吱咯吱声。

我顿时清醒了。不知道是他们声音太大还是我耳朵过于灵敏,他们的对话变得格外清晰,像在枕边呢喃耳语一样。

“你轻点!我表弟在隔壁呢!”

“嗯!”

卧室门上面的副窗露出朦胧的亮光,我仿佛看到两具肉体在那张铺着灰白格子床单的双人床上翻滚。

不知过了多久,表姐又开口了:”怎么了?”

下面的话很轻,断断续续有些听不清楚。

“去洗澡。”表姐催促他,两人似乎已经结束了战斗。

“不洗!困!”

副窗中的光亮消失,月光透过窗帘打进房间,我看一眼手机,已经一点多了。

(点击下方分页符继续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赞 (468) 打赏

评论 8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Justin-Malik很好看回复
  2. Justin-Malik故事结束了吗?应该没有吧回复
  3. Gong应该是连载吧回复
  4. ksjhd以前的文找得回来吗回复
  5. zhang19950618等一波更新!回复
  6. for1t怎么就不更新了?回复
    • fentao不是我们不更新,而是其他地方也没更新。回复
  7. zexi520还有更新吗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