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抗力(下) 作者:蓝淋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免费领电影福利,添加微信:3371582672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文案:
给了戒指,谢炎许下相伴一生的承诺。但是约定一起私奔的那天晚上,谢炎却失约了,舒念开始觉悟,之前的甜蜜都是逢场作戏而已。接踵而来的伤害,更让一向坚忍温和的舒念终于不堪重负,悄悄从谢炎眼前消失。
而疯狂地四处寻找爱人的谢炎,究竟是失去才知珍惜的胡涂虫,还是同样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呢?
舒念张了张嘴,垂下眼睛,为难地苦笑着:「这个……你本来就只喜欢女人啊……」
谢炎怒极反笑,「好,一点都没错,我是只喜欢女人,你真聪明。那你呢?说要跟你交往之类,也都是耍着你玩的,你知道吧?」
舒念被戳到似的猛地挺直了背,脸色白了一会儿,勉强附和:「是,少爷的玩笑话,怎么能当真。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Chapter10
「我都说了,我病已经好了啊。」舒念无奈微笑,平躺在床上,很配合地让柯洛往他嘴里又塞了一支体温计。
「但是……你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大好嘛……」柯洛低头嘟哝着,微微鼓着两腮,「不管怎么样,还是多休息比较好……」
等数够时间,把体温计拿出来认真看了看,柯洛光滑紧绷的脸颊,鼓得更厉害了。
「怎么样?很正常吧?」
「嗯……还好啦。」表情一点都没有为他大病初愈而高兴的迹象,反而像在赌气。
「那你也该去上课了,再不走,真要迟到啦。」
「嗯……」柯洛不情不愿地从床边站起来,抓过放在一旁的课本和讲义,磨蹭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往门口走,磨了一半又回过头,望着正在床上朝他微笑的舒念,小小声地问:「我晚上放学回来……你还会在吧?」
「当然啊。」
柯洛又站了半天,才退出去关上房门。
从那晚起,他就没再偷偷给舒念吃安眠药了。
他也明白这种卑劣的禁锢,其实对谁都没好处,只是太害怕舒念会像那天早上一样,在他睡着的时候悄悄离开,就病急乱投医,胡乱把希望寄托在那些小小的药片上。
一旦被识破,就羞愧得好几天说话都压着调子。
他只是孩子气的执拗而已,并没有疯狂到不择手段。
正因为这样,不把强暴当强暴,只当成小孩子不懂事,一时冲动做的错事,舒念对他的感情还是怜爱多一些。
他把谢炎所不肯接受的那种感情转成温情,再寄托在柯洛身上。
既然那个人不要,他不如全给柯洛,好歹让柯洛快乐一点,好歹至少有一个人是幸福的。
至于自己……那已经无所谓了。
这绝对不是在牺牲。他本来就没有得到过,两手空空,又有什么可以拿来牺牲的?
舒念起了床,换好衣服,振作精神开始动手收拾房间,像以前在谢家做惯了的那样,仔仔细细把每个角落都清理干净。
座垫、被套全拆开来,搬到阳台上,一件、一件摊平了好好晒晒太阳,窗帘也拆下来重新洗过,顺便把所有窗户打开,让阳光照进来,好让屋子里多一点生气;又在积了不少灰尘的厨房里,奋斗了好几个钟头,才把许久不用的料理台和厨具清洗得闪闪发亮。
这个阴暗清冷的公寓住久了,的确会让人变得阴郁,他得多花点力气,把它整理得暖和一些。
从现在起,全心全意照顾柯洛,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想那个人,这样对他自己也是种宽容;也许只需要再多一些的时间,他就可以把那份令人羞愧的、无法自制的执着消磨掉,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接着到量贩式大超市,去大采购生活用品和晚餐的食材。
柯洛还在长身体,营养均衡很重要,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刚好认真想想菜色搭配。顺手还拿了几盒酸奶,等饭后逼柯洛喝下去,对肠胃有好处……
对的,就是这样,满脑子想着柯洛,塞满到没有任何角落可以留给那个男人,时间一长,可能就不会再觉得痛了。
谢炎是他从小时候开始就抱着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就像大多数人的儿时理想一样,不切实际。
区别只在于,一般人稍微懂事以后,就明白梦想只不过是梦想,而他却傻气地坚持到现在。
年轻的时候,还有不负责任作梦的权利,而经历了那么多,到了这个年纪,就不该再认不清现实了。
他不能再奢侈地整天想着谢炎,奢望着爱情啊、幸福啊之类。
作梦的时限已经到了,他空白地作了十八年,也该作够了。
从现在开始就得停止了,不再是一个热烈爱着他那英气、骄傲的少爷的傻男人,而是个认真照顾着孤独、伶仃的柯洛的好「父亲」。
舒念结过帐,拎着几个大袋子走过收银台,通道走到一半,迎面而来的男人,让他迟疑又尴尬地放慢了步子。
那男人也有些踌躇起来,两人在离对方还有三步远的地方,都犹豫地停住。
一时间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不好对视,无话可说,也没想到该让路让对方通过,很不自在地堵在通道里,难堪异常。
还是谢炎先开口,客套又含糊地:「买这么多东西啊。」
「是……你呢?」
「我带两瓶红酒回去。」
「哦……」
两人隔得不远,似乎又能闻到他身上混着淡淡香水的男性气息,甚至好像连剃须水的清淡味道也感觉得出来。
舒念知道,这是自己感官的条件反射,因为对这个男人,实在太熟悉了。
但再熟悉也是过去的事,现在中间隔着三步距离,像没什么交情的朋友一样,小心翼翼地打着招呼;那么多年亦步亦趋地伺候着他,而积累下来的深厚感情,都被埋藏起来,等着遗忘。
「现在……还好吧?」
「嗯。」
「那天……真是对不起。」
舒念搓了一下手,尴尬起来:「啊……没关系。」
这个话题,像是在揭他的短处。
他一直觉得,谢炎对他坦率得毫不设防;而自己在性向方面的隐瞒,和作为同性,竟偷偷摸摸对谢炎抱有难以启齿的企图,是种类似背叛的冒犯。
而和同性有过的情事,更让他在谢炎面前,觉得自卑和局促。
「那……要……回来上班吗?」
「啊?」舒念一怔,笑了笑,「这个……不大合适吧……」
「哦……已经找到别的工作了吗?」
「没……」舒念不大好意思,总不能说,这段时间打算做全职家庭「主父」,专心照顾小孩。话题继续不下去,静默着实在很尴尬,「抱歉,我得走了,那个……回去要做晚饭。」
谢炎「哦」了一声,手还是放在口袋里,背挺得很直,挪了一下脚,但并没让开:「东西这么多,要我……开车送你吗?」
「不用,我自己有开车来。」当然是柯洛的车。
谢炎明白似地抿了抿薄嘴唇,别开眼睛笑一下:「那……你去忙吧,不打扰你了。」
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虽然已经想得很豁达,舒念还是觉得心里空了空。
回到暂居的住处,舒念让自己夸张地忙碌着,一道接一道,做了很多做法繁琐的菜色,在餐桌上翻来覆去摆了半天,又煲了汤,一直忙到柯洛回来。
门被推开的动作有些迟疑,开门的人直到清楚看见他站在客厅里,确认他还在,紧张地绷着的脸才放松下来,露出笑容:「哇,房间收拾得真干净!辛苦你了!晚餐已经好了吗?真好……」
「先去洗手吧。」完全是当爹的语气。
柯洛听话地丢下书包,动作迅速冲进厨房,又冲出来乖乖坐好。
「好香哟,这么多菜吗?好棒……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柯洛一向清秀冷然的脸上微微发红,看得出是真的很兴奋。
舒念微笑着,专心给他要照顾的少年夹菜,没注意到柯洛满口赞扬的虽然是晚餐,眼睛却片刻也没有离开过他。
「来,喝点汤,味道怎么样?」
「嗯嗯……美味……」柯洛张大眼睛用力点着头,样子非常可爱。
柯洛讨好般地发奋图强往嘴里塞东西,再费力地咽下去,含着勺子,含糊地,「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吃得到……」
「当然可以啊。」
「是吗……」柯洛得到承诺,又快活得满脸通红,忙低头努力扒着碗里的饭菜。
「以后你就不用在外面店里买便当了,中午也不用去学生餐厅抢咖哩鸡饭,明天我给你准备一个饭盒,你可以带便当去上课,想吃什么我帮你做。」
「嗯……」柯洛还是埋着头,掩饰什么似的,很快地动着筷子,半天才微微抬起头,眼睛有些发红,表情很难堪。
舒念吃了一惊:「怎么了?」
「我还以为……你会讨厌我……
「对不起,那次强迫你……我知道你一点也不喜欢那样,对不起……还有药的事情,也是……很抱歉……
「你今天没有走掉,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谢谢你……」
舒念放下筷子,伸手过去安慰地抚摸他的头。
柯洛很不好意思地抗议:「我已经是大人了,别这样把我当小孩子……」
「大人还动不动就哭?」
「什么嘛……我才没有……」柯洛立刻挺直了背,「你去问问其它人,我什么时候哭过!你都不知道我平时有多帅!」
「咦?可是,我明明见过不止一次啊。」
「那也只是你而已……」柯洛又低下头看着饭碗,「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你对我……很重要。」
舒念露出叹气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
时间一天一天,过得飞快,到柯洛填志愿,再到柯洛参加升学考试,再到最后公布录取结果,似乎只是短暂的一瞬,短得根本不够他忘记谢炎。
而即将要去遥远的T城念大学的柯洛,他也快见不到了,舒念一时有点失落。
为了庆祝柯洛考上第一志愿而准备的晚餐,他做得很精心,两个人却都吃得闷闷不乐,一副消化不良的面孔。
「干嘛不高兴?」洗过餐具,他打起精神,逗着和他一起并排坐在卧室床上发呆的柯洛,「你上了T大耶,高材生!」
「嗯……」
「到了T城,柯家那些人就管不着你了,自由自在的不是很好?」
「嗯……」
「好啦,顺便也该准备你的行李了,看看需要带什么去学校,我帮你买……」
柯洛转过头来看着他,表情严肃:「我可以带上你吗?」
「……」
「可以吗?」
「新生需要长辈陪同吗?」舒念笑了笑,想缓和气氛,「那叔叔我……」
柯洛咬了咬嘴唇,一下子抓住他肩膀,凑过去。
嘴唇刚一碰触,舒念就匆忙别开脸,狼狈地推开他:「你又胡闹什么!」
「我没有在胡闹,我是认真的!你比谁都清楚!」柯洛不满又委屈,「为什么你总是要假装不知道?
「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是小孩子!拜托你,不要总把我当成你儿子一样好不好?你明知道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长辈和晚辈……」
「柯洛,别闹了……」舒念无力地,「我们年纪差太多了……你还小,不会明白什么是爱情的,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可以陪着你,可以照顾你,其实……」
「我当然知道什么是爱情!」柯洛受侮辱似的,满脸通红,平日冷流一样的眼睛变得发热,「你别这么看不起我!求你不要再忽略我好不好?我宁可被你堂堂正正地拒绝,也不要这样!
「……是不是我连被拒绝的资格都没有?你连认真地把我当一个男人看待都不肯,对不对?」
「柯洛……」
「是,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不知好歹……可我不是要你照顾我,也不是想你对我好……」柯洛紧抓着他的胳膊,「我想要什么,你很清楚。请你别再敷衍我了……」
柯洛的激动和不满,像是压抑了许久,侧身坚定地牢牢抱住他,越抱越紧,边倔强地寻找他的嘴唇。
舒念躲避着,同样身为男性,挣扎起来,柯洛没法完全制住他,终于被他抓住时机,扬了一个不轻的耳光。
手掌和脸颊清脆响亮的碰撞声,让两人都愣了愣。
他打得其实也不是太重,只是为了让柯洛清醒、冷静下来而已。
柯洛挨了这么一记让人难堪的耳光,不再吭声,偏着脸安静了一会儿,放开他,默默地抬起大眼睛,看了他一眼。
像那种最温存忠诚的狗,遭了主人毫不留情的一顿打一般,不发怒也不反击,只拿眼睛告诉他牠的痛楚。
「抱歉……」舒念对着这么一双眼睛,一阵心软,抬手想摸摸他脸上发红的痕迹,「我是……」
柯洛别开脸不让他碰。
「柯洛……」
柯洛又躲开他安慰的手。
「很痛吗?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
「别碰我!」柯洛猛然站起来,和他拉开距离,「你不用道歉,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你打我也是应该的。」
他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对不起。」薄薄的眼皮,泛着轻微的红色和水气:「让你觉得困扰了……因为你对我那么好……让我以为自己还有希望……」
舒念来不及说话,他就已经走出去,关上卧室的门。
之前的晚上,他通常都是忠心耿耿在床边的地板上铺上棉被,然后在地上过夜,因为想和舒念在一起,又不敢要求同床。
舒念后来实在不忍心,让他上床来睡的时候,他那种惊喜又害羞、又小心翼翼的表情,舒念一直忘不了。
他和舒念其实很相似,他们都执着得太盲目了。
半夜舒念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偷偷开了门进客厅。
借着从窗口透进来的路灯光芒,能模糊看到沙发上蜷缩着的人影。
他爱怜地走过去,在沙发旁边蹲下,摸了摸少年半埋在胳膊里的、微肿的脸。
柯洛却一下就惊醒了,睁开眼睛看着他,对视了一会儿,又重新把头藏在胳膊底下,一言不发。
「对不起……」舒念移开他压着脑袋的胳膊,摸着他的头发,「对不起……」
柯洛没反应,也不反抗。
「我什么都能给你……只除了爱情。」
虽然灯光并不明亮,舒念还是清楚地看见他修长的睫毛下面,慢慢渗出来的液体。
「柯洛……」舒念实在心疼,忙伸手抱住他。
柯洛无声地紧闭着眼睛,倔强地反抗着。半天才放弃似的,反手也抱紧他的背。
「对不起……你以后会遇到比我好一百倍的人……真的……」
少年把脸埋在他肩膀上,隔着睡衣他也能明显感觉到,肩上越来越重的温热湿意。
他为自己没办法让柯洛幸福,而觉得愧疚。
两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相互拥抱了一整夜。
一直到他安慰地反复抚摸柯洛头发的手慢慢停下来,意识模糊地沉睡过去之前,柯洛还是半点也不放松地抓着他,把脸紧贴在他胸口。
他终于相信,柯洛对他是认真的。可正因为这样,他更不能不狠心一次。
柯洛什么不都想要,除了他的爱情,而他恰恰什么都可以给,只除了爱情。
他怎么敢再耽误他。
柯洛还有漫长的青春,前面一定有更适合他的人在等着他,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热情,来寻找那个人。
而他自己不一样,他已经没剩下什么青春和激情了。
他十八年的时间,就只注视着谢炎一个人,只爱着谢炎一个人,只等着谢炎一个人,只给谢炎一个人。
他哪来的另一个十八年,来酝酿、积累另一份同样深厚的感情给别人?
接下去的时间,柯洛一直很安静乖巧,哪里也不去,一天到晚待在他旁边,忠犬一样守着他。
每天睡觉前,柯洛都用红笔,在日历上郑重其事地勾掉一个日期,很舍不得的,悼念一样的表情,然后来回数着剩下的天数,发着呆。
舒念有几次半夜醒过来,感觉到柯洛在偷偷吻他。抱着他的头动作轻柔地,一遍遍反复地亲吻,但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明白柯洛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分离,储存一点回忆和纪念,在珍惜最后这些可以温存的机会。
连他自己想到,再过不久要送柯洛走,心里就空荡荡的。
忙前忙后帮柯洛收拾了大堆行李,还是觉得远远不够,还是觉得缺了什么。
总担心柯洛一个人在遥远的T城,没人照顾,会不会过得不好,也许受不了那里的天气,也可能吃不惯那里的饭菜……
虽然也清楚,这都是多余的担心,但就是没法不担心。
就算只是把柯洛当成儿子来疼爱,那也是一种爱。
他那点可怜的爱情,全给了谢炎,而爱情之外的其它,则全给了柯洛。
这两个男人加起来,就是他感情的全部;柯洛走了,就像把他挖空了一半。
所以他不睁开眼睛,继续伪装的睡眠,任由柯洛宝贝一样抱着他,温暖的胸膛压向他,心跳的节奏,和着体温一点点地渗透过来。
在分别面前,任何人都会变得软弱许多。
「小念。」
「嗯?」舒念又在整理早整理过无数遍的行李,该托运的,该随身带的,都要摆放清楚;箱子上一一贴好标签,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也都仔细标在卡片上。
行李的规模,实在过于庞大了一些,不像是外出就学,倒像在举家搬迁。
大部分东西,都是他替柯洛买的。给不了柯洛想要的爱情,就把其它的,他所能给得起的,尽量全都给出去。
「我后天就要走了。」
舒念手停了一下,「后天」这个伸手可及的词弄痛了他,鼻子突然有点酸,「嗯」了一声,转过头去对着柯洛,想摸摸他的头。
之前简直不能在柯洛面前提「走」字,一提,他就嘟着嘴、红着眼圈,可怜得要命,连带舒念也觉得不忍心,好像这次一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他。
舒念抬手碰到那柔软秀美的黑发,才发觉站在面前的柯洛,比几个月前,明显得又长高了不少。
头发剪短了一些,逐渐英气起来的脸部线条更加明朗,微微皱着眉毛的时候,眉弓在眼皮上投下的阴影,看起来却很抑郁。
最近他已经不去打球了,皮肤竟迅速回复成有些稚嫩的奶油色,光洁透明,这让舒念更觉得,他还是个正在长大的孩子。
但简洁的短袖开领衬衫,和LEVIS牛仔裤所包裹着的修长身躯,已经明显得宽阔起来的肩膀,和差不多成型的挺拔脊背,又让舒念不敢只把他当孩子看。
他都不知道,究竟该拿柯洛怎么办才好。
「我想送你一点东西。」柯洛手放在口袋里,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微往里面撮,小心地、慢吞吞地,「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送过什么给你……」
「嗯?」舒念露出微笑,边温柔地拨他的头发,边看他垂下眼皮、一手在口袋里摸索时抖动的长睫毛。
这时候,不需要客套的推辞,他们之间用不着;他也希望留下一些可以纪念的东西,而他们连张合照都没有。
「这个……」柯洛摸出薄薄一叠层层折叠着的纸张,半低着头递到他面前,「我只有这个了……」
「嗯?」舒念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有些吃惊,迷惑了一会儿才迟疑地说:「这是干什么?」
「我想把我名下的股份划给你……」
舒念吓一大跳,被烫到了似的,忙把那叠证明和委托书塞回他手里:「开什么玩笑,越来越离谱了。快给我收起来!」
柯洛不肯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你不要吗?」
「当然不要了!」舒念干脆地硬拉开他的口袋,要把那些窸窣作响的纸放进去。
他以为自分之二十的股份是什么?能随手拿来当礼券送人?他又是他的谁?凭什么要这么一大笔柯家的财产?
「为什么?」柯洛惶急地按着他的手,「你不喜欢吗?」
「柯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舒念有点头痛地把手抽回来,「是什么概念,你到底明白不明白?哪能这么随便给别人?好了,别闹……」
「我是认真的,拜托你收下,好不好?」
「不不不……我不能要。」舒念苦笑着连连后退,「别胡闹了,我跟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平白无故受这么一份大礼,太荒谬了,小洛,你别拿我寻开心。」
柯洛一脸空洞的失落,手还保持着半伸出去的姿势,垂下睫毛默默站着,半天不说话,只是发着呆。
「小洛?」
「你真的不要吗?」被遗弃似的微弱声音。
「小洛,这不是开玩笑的,实在不能收……」
「我只是想送你东西而已,不要你回礼的,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觉得有压力,我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想送给你……」
柯洛把手放回口袋里,半低着头,在地毯上无意识地来回磨着脚,「……你是害怕收了这个,就得做什么来回报我吗?完全不用的,你肯收下我就很高兴了……」
「不是的,小洛。」舒念心脏又开始发疼,忙过去安抚地握住他的胳膊,「我不收,也就只因为不能收而已,这不合适……」
他想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但没说出口。
柯洛的眼圈已经红了,本来谨慎地向里撮着的嘴唇,微微噘起来:「可是我……只有这个了……
「那你想要什么呢?我没有别的可以留给你……
「我想把我有的东西都给你……你能明白吗?」
舒念「嗯」了一声,他当然明白这种心情。
「我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些。我的感情你已经不肯要了,这个也不要吗?
「那我……我能给你什么呢?我有什么是你愿意要的?」
舒念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什么也不需要啊。」
柯洛呆了呆,有点亮晶晶的东西,在他的长睫毛上闪了一下。
舒念没来得及看清,他就转过身,还是维持着手插在口袋里的倔强姿势,小声地:「明白了,不要就算了吧……晚安。」
「小洛……」
「我去睡了,行李你不用再收拾,我不会带的……我用不着你可怜我。」
舒念叹了口气,抓住他肩膀硬把他转过来,少年红通通的眼睛和强忍着的眼泪,让他有种伤口被牵动的疼痛。
他用长辈最温柔的动作,把自暴自弃地抽噎着的男孩抱在怀里,摸着那分明已经坚实起来,在他面前却又莫名脆弱的脊背:「傻瓜,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柯洛压抑了很久似的爆发出来,啜泣着揪紧他的上衣。
舒念和他相互拥抱着,只觉得越来越软,软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字。
不肯接受就是遗弃,他知道不收的话,在分离的漫长时间里,柯洛就孤独得连一点可寄托的想念都没有了。
「乖……」舒念反复安抚小动物一般抚摸他的背,「好吧,我先帮你保管……等你需要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拿回去,好不好?」
他也顾虑柯洛年纪太小,所拥有的和能承受的不成比例,并不是件好事,自己替他负担一、两年,其实也未尝不可。
对着柯洛,他心里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充满着父亲般繁琐的宠溺。

1 2 3 4 5 6 7 8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不可抗力(下) 作者:蓝淋

赞 (2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