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生 作者:于典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NBB增大增粗5折,免费福利+V : x2028x2028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1

没抵过诱惑的人是我。
闻着淡淡的烟味,我皱起了眉。
“收起来。”
身侧的人掐掉烟头,俯身亲了亲我的额头。
“听你的,老师。”
我仰躺在床上,不禁陷入沉思,到底从哪一步开始错的。
楚昊走下床,再一次向我毫无保留地展示他雄健的身躯,我看着他背脊上的抓痕不可抑制地红了脸。
他背对着我,套上T恤,说:“老师在回味吗?”
“回味你个头,”我踹上他的屁股,“先穿内裤,笨蛋。”
他听话地穿上内裤,遮住尺寸惊人的傲岸。
“老师明明在学校温文尔雅,上了床却这么粗鲁。”
“抱歉了,让你幻想破灭。”
“不过我很喜欢。”
楚昊转过身,曲腿压在床沿,来寻我的嘴唇。
“老师不管什么样子,都令我着迷。”
我不自在地侧过脸,方才头晕脑胀的感觉似乎又回来,只盼耳根不要烧得太厉害。
“私下里不要叫我老师了,我没你这样的臭学生。”
他的吻落在了我的嘴角,然后顺着下巴一路滑入颈间,他紧紧抱住我,手指不规矩地探进被子里。
“才不要,我一叫老师,你就会兴奋,你看起来了。”
我眼角一跳,攥住他的手,用力向上掰。
“臭小子,你在瞧不起大人吗?”
“痛痛痛,老师我错了。”
“哼,”我松开手,“裤子穿好。”
楚昊用他毛茸茸的脑袋使劲蹭了蹭我,在我的锁骨处深深一吮,才不甘不愿地起了身。
“大人真无情。”
我听了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好在他算识趣,乖乖穿好衣服,把一片狼藉的地板给收拾了个干净。
“床单也要换吧。”
“这个不用你管。”
楚昊点点头,又想来亲我,我按住他的脑袋推开他。
“赶紧回家去。”
他的表情瞬间黯了,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负心汉。
我头疼地按住额角:“记得抹药。”
“什么?!”
一个眨眼的功夫,体长一百九的身躯就扑到了我的身上,双手准确地摸进了我的股间。
“老师我弄疼你了吗?”
我咬牙切齿地揪住他的耳朵:“我说的是你的后背。”
他茫然地抬起头:“我的后背怎么了?”
我轻咳两声,移开视线:“我没控制好力道,抓破了。”
“那个啊,”他咧嘴一笑,“希望能落疤,做我们第一次的纪念勋章。”
纪念个鬼!
我狠狠往他脑袋上一撸,然后颓然地放下手。
算了,大错已经铸成,随他去吧。
我摸摸锁骨,明天大概要穿高领了,可恶,他的试卷最好别落在我手里。

楚昊离开后很久,我仍觉得房间里处处留有他的气味,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我终于起身,扶着酸软的腰,拿起空气清新剂一通乱。
臭小子,不要以为大人很好惹啊。
第二天我不得不放弃挤地铁,打了辆出租车赶到学校,办公室里几位班主任正在呵欠连天地泡咖啡。
“早啊,”李老师对我招了招手,“你今天居然来得最晚,真稀奇。”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睡过头了。”
他理解地拍拍我的肩膀:“第一次带毕业班,不容易啊。”
张老师在旁边插话道:“幸亏没给你安排到三班,不然那里的小魔头有你受的。”
我愣了愣:“小魔头?”
张老师没比我大上几岁,性格很开朗跟学生也能打成一片,我们算是私交最好的。
“是啊,”他脚一蹬,转轮椅骨碌碌滑向我,“楚昊你知道吧,那个大块头,他周末又翘了补习,不知道去哪里撒野了。”
“咳咳咳!”我瞬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没事吧,来来来喝点水压压惊。”
李老师推了推眼镜:“注意形象啊,万一被学生看到了以后还怎么压得住他们。”
张老师吐吐舌头,侧过脸,惟妙惟肖地模仿李老师的模样。
我被逗得边咳边笑,痛苦极了。
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办公室里的老师全都一震,正在种菜的老师连忙把网页关了,我和张老师也迅速调整好表情。
我听到熟悉的声音喊了句“报告”,紧接着,高大的身躯走了进来,让办公室霎时间充满压迫感。
“老师。”
昨天在我的床上撒野的人,径直走了过来,将手中的钥匙圈放在办公桌上。
“昨天忘记还你了。”
我几乎动用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
“麻烦你了,楚昊同学。”
我用我的眼神不停传达“快点走”的指令,然而他紧紧地盯着我,半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老师,早自习结束我能找你谈谈吗?”
谈个屁啊,你的班主任就在我旁边,你找我这个隔壁班的老师谈人生吗?
我僵着笑,温柔地说:“当然可以。”
他如释重负地一笑:“太好了,有些事我想私下咨询你。”
我脸上的笑几乎要挂不住了,我什么时候答应他私下谈了,他根本是吃准了我在学校里不能对他怎么样,故意找我的茬。
楚昊得到了我的默许,满意地走出办公室,从头到尾都没看其他老师一眼。
他一走,张老师立刻凑了过来:“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冒着冷汗,干笑说:“不久,就是那什么,他觉得有些事跟不是任课的老师说比较没压力。”
张老师点点头,似乎被我胡邹的理由说服了。
“也是,其他班的学生也经常来找我。”
李老师说:“辅导学生是好事,不过你小心一点。”
“怎么了?”我问。
李老师摇摇头,叹了口气。
张老师拉过我小声说:“听说他跟社会人士有来往,你瞧他的身板,发起浑来哪是你能应付的。”
我接下了两位老师好心地提醒,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被浑过了。
说不到几句,铃响了,我们收拾好教案,匆匆赶到各自的班级。
我心不在焉地点完名,早自习结束后,刻意多磨蹭了几分钟,指望有好学的学生能把我留住,可惜大家对生物并没有钻研的欲望,我不得不走出教室。
一出门,便看见了倚在栏杆上的楚昊。
走廊里不少学生都在偷偷看他。
身高一米九,在发育中的小屁孩里实在是鹤立鸡群,要不是看过他的档案我也差点相信他留级三年的传说了。
“老师,”他说,“请跟我来。”
我低头瞄了眼腕间的手表,离上课只剩五分钟了,晾他也做不了出格的事。
话虽如此,跟着他走进无人的器材室,我仍是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我警告你,我第一节有课……唔!”
他猛地转过身,热切地亲吻我的嘴唇,用炽热地胸膛把我禁锢在他与门之间。
我的后背抵着门,被迫接受他的吻,听着隐隐透过来的笑声,不敢大力挣扎。
直到他气喘嘘嘘地松开唇,我才有机会揪住他的头发,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质问:“你搞什么?”
他垂下头,急促地呼吸落在我的肌肤上。
“老师,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心烦气躁地捂住他的嘴。
他伸出舌尖,在我汗湿的掌心轻轻一舔,激得我一个战栗想要抽回手,却被他敏捷地握住了。
“我一直在回味,没有老师的亲亲,我要死了。”
这个臭小子。
我仰起头,叼住他的嘴唇,缠住他的舌头。
不要小瞧大人啊。
他欣喜若狂地回吻我,宽大的手掌按上了我的裤腰,“咔哒”一声皮带松了。
只差一点,我们的肌肤就要贴在一起,彼此燃烧。
——叮铃铃!
五分钟到了,上课铃声响彻校园。
我立刻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他,面红耳赤地整理仪容,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自己竟然想跟他做完全套。
“老师……”
楚昊不死心地往我身上蹭,我一脚踢在他的膝盖上,疼得他高大的身躯委屈地缩成了一团。
“发情回家发去。”
我深吸一口气,平稳呼吸,让脸上的热度降下来。
“已经迟到了,还不快走。”
“老师,”他蹲在地上拽住我的裤管,“放学可以去你家吗?”
“……”
我瞪着他,在他祈求的眼神下,终于败下阵来,烦躁地说:“你乖乖上课不惹事就行。”
他笑了:“太好了,我会努力忍耐的。”
我不敢问他要忍耐什么,把裤管从他手中解救出来,最后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便跑回了办公室。
我说我第一节有课是骗他的,但好像没什么用就是了。
松开领结我准备喘一口气,想到楚昊留下的吻痕,又连忙系了回去。
不知轻重的臭小子,今晚得好好教训他一顿才行。
一下课,张老师喜形于色地走进来,说:“陆老师,你今早跟楚昊聊了些什么,他上课居然没睡觉。”
“没什么,”我支支吾吾地说,“一些大道理罢了。”
“现在的小孩啊真是,一定要外人讲话才听。”
张老师瘫坐在椅子上,对我挥了挥手。
“我看他挺听你话的,以后你就多帮我管管好了。”
我含糊地应了声“好”,托起下巴,瞅着桌面上的课程表发呆。
楚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算不上小孩了吧。
想到昨日,我不由脸颊发烫,再想想今日的约定,我又开始头疼。
或许也不全是头疼。

1 2 3 4 5 6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差生 作者:于典

赞 (154) 打赏

评论

3+2=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