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下之盟 作者:桔桔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点击领电影福利,帅哥微信:x2028x2028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文案:

孽缘!他一不杀人放火、二不坑蒙拐骗,怎么会惹上这样的煞星?

南云觉得自己真是委屈,只不过幼年时给他扣了一顶黑锅外加恶语伤人,就被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记恨了十年,还费尽心机地回来整治自己!

自从碰上他,自己就处处吃瘪,有苦说不出——

游湖的时候救他一命,顺手在他身上乱摸,忍了。

喝花酒的时候百般调笑,还趁机拐他上床,理亏,忍了。

哄骗他签下卖身契,莫名其妙地成了对方的所有物,破罐子破摔,也忍了。

在老管家面前颠倒黑白,硬说自己死缠着他不放,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顺便忍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人会如此喜怒无常?先是柔情似水,哄得他动了心,下一刻又冷若冰霜,丢在一边不闻不问,这这这……忍无可忍!

他南云也不是没脾气的,姓韩的,你要欺负小爷到什么程度

第一章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南府,小公子南云的书房中传出朗朗读书声,那嗓音甜脆娇嫩,还带着一点点撒娇似的软腻鼻音:「夫子,我为什么要念母氏劬劳?我娘亲有一大群丫环围着,有什么可操劳的?」

夫子宠溺地看着年仅十岁的南云,有点头疼地放下茶杯,道:「少爷,这诗是子女对娘亲辛劳的赞咏,不是说南夫人的。」

「别人的娘亲关我什么事?」南云百无聊赖地丢下书,趴在窗边朝外看,喊道:「喂,黑炭头,你过来陪我玩嘛!」

正在干活的韩啸城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理不睬,让南云很是不服气,登登登地跑出来,站在他面前,双手叉腰,喝道:「你聋了不成?我叫你你怎么不应?」

「少爷。」韩啸城站起身来,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答道:「小的正在做活,不能陪少爷。」

他个子还真高啊!南云等这少年蹲下身之后,绕着他走了几圈,突然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扭头就跑,跑到长廊下回头朝他做鬼脸,说:「你来抓我啊!你敢来抓我吗?」

这回韩啸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低着头做活,让南云甚觉无趣,在夫子的诱哄之下又回去念书了。

提起南员外,在扬州城可谓妇孺皆知,他不仅家大业大仆婢成群,而且为人宽厚、乐施好善,受过他恩惠的人不计其数,府里的家丁仆役们也尊敬爱戴他,可惜这位老爷虽然宅心仁厚,却到年近五十才得一子,便是如今已满十岁的南云。

老年得子,自然是欣喜若狂,南老爷对这个小娃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百般宠溺,结果把这孩子宠得无法无天,虽然聪明伶俐却不肯好好念书,整日里调皮捣蛋,让许多下人一见到他就头痛。

韩啸城把刻好的木条楔上去,他正在修从小少爷书房到花园长廊的一段栏杆。前几日南云玩火烧坏了一根柱子和数尺长的栏杆,幸好管家发现得早,及时叫家丁泼熄了,才免得整个南府付之一炬。

谁料想这个粉雕玉琢,俊俏得如同金童下凡的小少爷,竟然是个满肚子坏水,以作弄人为乐的小泼皮?南府上下都知道,宁可去顶撞老爷,也千万别招惹少爷。

方才听南云那句「别人的娘亲关我什么事」让他不由得摇头,暗想这娇生惯养的少爷哪懂人间疾苦?南府为一方豪富,自然供得他们锦衣玉食、宝马轻裘,又怎会想到有人吃糠咽菜,衣不蔽体呢?

韩啸城今年十五岁,体格比同龄少年来得高壮,五官轮廓也不似中原人那般柔和,而是高鼻深目,眼瞳漆黑如夜,头发较一般人粗硬而且略带卷曲,性格也是沉默寡言,不怎么合群。

他娘是胡人,爹亲死得早,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娘一直没有改嫁,每日靠纺麻织布、为人浆洗衣服,以戋戋之数养家糊口。

他从小就懂得生计艰难,不仅每天要上山砍柴,平时也会给人打短工赚钱补贴家用,饶是如此,日子仍是过得紧紧巴巴。

像他这样粗手粗脚的穷苦人家子弟,和南云那样粉嫩得仿佛一捏就出水的娇贵少爷,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若不是这几日娘亲为南府浆洗衣裳,把他带进来做些零活,那个盛气凌人的小少爷也不会对他起了捉弄之心。

修好一节栏杆,夫子刚好讲完一首《凯风》,韩啸城听得入神,连额角的汗水都忘了擦。

南云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夫子讲解,一边眼珠子乱转,那模样一看就是又在想坏主意了,果然,一见到韩啸城站起身来,他就颠颠地跑出去,仰着脸,声音软绵绵地说:「你做完活了,来陪我玩嘛!」

与方才蛮不讲理的霸道截然不同,南云装出一脸乖巧天真状,俊俏的小脸上带着乞求的神情,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让人怎么也硬不下心肠拒绝。

少年别过脸去,掩饰住眼底的波动,语气淡定地说:「少爷,你还是回房念书吧,日头毒,怕晒着你。」

「我偏不!」南云耍赖,扯住他的袖口,娇声道:「来嘛来嘛,你不进来,我就一直在这晒着。」

韩啸城被缠得头大,手足无措地扳开他的小手,为难地看了看夫子,后者也是一脸无奈,说:「既然少爷功课做完了,你就陪他玩玩吧。」

南云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让韩啸城胸口发热,一颗心砰砰直跳,心想这小鬼也不像传闻中那么难处,于是半推半就地跟着他进了书房。

「韩大哥,你喝茶。」

「韩大哥,你吃点心。」

不知为何,南云黏他黏得紧,围着他团团转,让一旁的夫子都看不下去,低声斥道:「少爷,和下人不可这般毫无分寸。」

南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径自把一堆玩具塞到他手上,仰着小脸,充满期盼地问:「韩大哥,我们来玩陀螺嘛。」

「少爷,小的不会玩这个。」韩啸城显得有些窘迫,他家境贫寒,忙着糊口尚且不及,哪玩过这些玩意儿?

「我来教你。」

南云兴致勃勃地拉着他来到廊下,用小鞭子缠住一枚陀螺,朝地上一甩,然后一鞭一鞭地抽它,让那陀螺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动作熟捻得紧。

韩啸城在一旁看得新奇不已,不禁有些跃跃欲试,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南云的鞭子却突然失去了准头,朝后卷来,「啪」地一声打在他脸上。

韩啸城闷哼一声,下意识地抬手摸脸,感觉到左颊肿起了一道鞭痕,火辣辣地疼。南云呀地叫了一声,丢下鞭子跑到他面前,一迭声地问:「韩大哥,你没事吧?对不住,我方才失手了。」

桃花瓣似的小脸一片诚挚,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连声音都带了哭腔,南云无辜的模样让韩啸城不忍心责备他,用衣袖胡乱擦了擦渗出的血丝,闷声道:「没事。」

南云硬是把他拖回书房,亲手给他上药,细白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碰触着肿起的伤处,柔和得像一片羽毛,让韩啸城禁不住面红耳赤,悄悄地屏住呼吸,羞涩得抬不起头来。

「韩大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南云的声音微微发颤,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让韩啸城有些心疼,不由得放柔了语调,安抚他道:「少爷误会了,小的没有生气。」

上完了药,韩啸城起身告辞,南云把他送到拱门处,依依不舍地说:「那你明天还来陪我玩吗?」

「好。」韩啸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觉得府里的种种传言不过是夸大其辞,一个十岁的孩子能顽劣到哪儿去,小少爷不过是天真活泼顽皮好动罢了。

疏忽大意的下场是误上贼船,韩啸城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南云脸上那一抹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接下来几天,韩啸城做完工,就被南云缠着不放,让所有仆役惊讶的是,南府的小少爷对这个为人冷淡的少年异常热情,让人头痛的刁蛮性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跟以往判若两人。

由于身上有胡人血统,韩啸城从小到大常常受排挤,遭人冷眼更是家常便饭,久而久之,养成了这种冷淡疏离的性格,和任何人都保持着距离。

所以,南云的青睐让他受宠若惊,遂对这个娇滴滴的少爷百依百顺,连看他皱一皱眉都觉得于心不忍。

不过随着他态度的软化,这位少爷的要求也越来越让他头痛。

「韩大哥,你趴下来让我当马骑好不好?」南云绽开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腮边还有两个淡淡的小酒窝,可爱极了。

韩啸城毕竟是少年心性,虽然做人仆下,却也并非一点傲气也无,于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南云摇着他的手臂软磨硬泡,他怎么也不肯,终于把这个小少爷惹火了,小脸一皱,哇地一声哭出来,大叫道:「来人啊!他偷了我的玉佩!」

几个家丁闻声而至,南老爷也赶到了,抱着南云轻声慢语地哄。

韩啸城看着这急转直下的一出戏,整个人都傻了。

南云一口咬定韩啸城偷了他的玉佩,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南老爷最宠这个宝贝疙瘩,哪舍得他受半点委屈,当下板起脸来,要将韩啸城送交官府。

「我没偷!他诬陷我!」韩啸城这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地挣扎辩解。

小南云缩在老爷怀里,哭得更是惊天动地,南老爷皱着眉,不耐烦地挥手:「少爷待你这么好,你竟然忘恩负义,送官。」

「南老爷,平日我敬你是个善人,怎么如此是非不分!?」韩啸城嘶吼出声,「明明是你家少爷无理取闹,什么玉佩,根本不在我身上!」

推搡之间,他挨了家丁几棍子,额头破了道口子,鲜血淋漓,韩啸城像疯了似地,朝躲在南老爷怀里看好戏的南云骂道:「南云,你把话说清楚!我哪里对不住你,你为什么要诬赖我!?」

「放肆!」南老爷最见不得有人吼他的心头肉,当下气得胡子乱颤,厉声要家丁们把他押出去,韩啸城梗着脖子,和家丁们打成一团。

书房里乱成一锅粥,韩啸城的娘亲也赶来了,拉着儿子齐齐跪倒在南老爷面前,低声下气,苦苦哀求,韩啸城几次冲动地想站起来,都被他娘亲按了下去,只好用一双眼睛狠瞪着南云,怒气勃发。

南老爷到底是心慈手软,见他们认了错,丫鬟又从书桌下找到小少爷的玉佩,一时间气也消了,道:「原来是云儿误会了,既然东西没丢,也就用不着报官了,不过你把云儿吓成这个样子,你们娘俩也别在府里做了,管家,给他们结清工钱,再支一百两银子压惊。」

韩啸城跳起来想理论,韩氏死命地拉住他,哀声道:「啸城,听娘一句,算了吧。」

手臂无力地垂下去,韩啸城像只斗败的公鸡般失魂落魄。是啊,不就此罢休又能怎么样?南老爷已经很大度地多给了一百两银子打发他们,够他们娘儿俩过上几年好日子,他还想怎么样?

「不行!」南云对父亲的决定颇为不满,又跳了出来,指着他骂道:「韩啸城,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穷鬼,贱骨头!我好心好意跟你玩,你还给脸不要脸,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你今天若是不给我磕三个响头,休想迈出我家大门!」

「云儿……」南老爷无奈地看着他,不忍拂了儿子的意,于是好声好气地道:「这样吧,多给你们一百两银子,你就当哄云儿开心。」

韩啸城气得浑身发抖,气怒至极,反而平静下来,他冷冷地看着对方,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心肠竟如此歹毒,受教了。」

说完,他双膝跪地,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对南云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挽过娘亲,道:「娘,我们走。」

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他身份低微,所以可以随意地被诬蔑、被欺凌,在财势通天的南府之下,就像两只小蚂蚁,连个十几岁顽童都能轻易捏死他们。

韩氏抚着儿子流血的额头,泣不成声。

走到南府大门口的时候,刘管家追了过来,塞给他们一个布条,低声道:「拿着这些银子,对不住你们了。」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对上管家充满愧疚的眼眸,韩啸城忍住了把银子摔回去的冲动,而南云也追了出来,皱着眉头,小脸上尽是失落,不甘心地瞪着他。

韩啸城冷笑,扫了他一眼,用口型道:我会回来找你,南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床下之盟 作者:桔桔

赞 (9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