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峒轶事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免费领电影福利,添加微信:3371582672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第一章 初识顺顺】
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馀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棓子。上行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馀地有限,那些房子昔年设有吊脚楼,现在渐渐的少了。
青青的山,清清的水,再加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就是今天的茶峒。
白河上,远远地有人悠悠下着渔网,男人和孩子们光着身子在河中洗澡,似乎无视我们的存在。而清澈的水流则绵远地流向不可知的山间里去。

位于铁路线末端,茶峒是小地方,乡派出所只有不到十个员警(包括我在内)。另外还有几个联防队员。派出所的任务很简单,办理各种证件证明之外,我们的工作就是监督乡民安分守己,协助铁路员警防范打击盗窃铁路的犯罪。但最主要的工作还是跟随乡政府领导收费。清醇的民风,质朴的人们,连最简单的盗抢案件也很少发生,确实有些无聊。
被发配到这个小地方後,我的心情极差,这里报纸信件几天一送,我是被局里的警车突然送来的。甚至来不及和父亲通知一声。不过不知什麽原因,我没有过实习期就直接被任命为小派出所的副所长,这在新毕业的学生非常罕见。
所长看我年青,就叫我跟着乡领导专门收费。我因为心情恶劣,脾气火爆,所以说话做事特别凶。没过几天,乡里老老少少都知道派出所新来的年青副所长文乐是个倔驴子,;,当地土话,意思是不讲情面心狠手辣的人。乡领导反而特别看重我的脾气,有许多棘手的事都点名要我跟着办。
和许多农村地方一样,这里最大的难题就是计划生育,超生的非少数民族农户比比皆是。农民又穷,交不起罚款。於是,牵牛、牵猪、拆房子、背米。什麽手段都使得出来。偶尔有农民反抗,我就成了镇压者,铐到乡里关上几天就都老实了。
农村人都是拐着弯的亲戚,而我们所长整天在城里忙着跑调动,很少在所里,政委也是个五十多岁的病号,基本不上班。於是,说情的,走後门的,认识不认识的人都找我帮忙,吃饭喝酒侃大山。农村喝酒不用杯子,全是大碗。我的酒量也就在包谷烧之类的土酒中练了出来。
那年冬天,天气特别冷,刚到十二月,就飘起了雪。乡里抓了十几个不交计划生育罚款的农民关在派出所。我叫联防队员守着,在办公室也是自己的单身宿舍里睡觉。因为我前段时间一个人打倒了横行乡里的疤子和他的两个手下。联防队员对我简直是佩服的不得了。我有什事都让他们干,自己反而有些无所事事了。

黄昏的时候,我被冷醒了。走到院子里,看见一个穿着棉袄的年轻男人拎着些东西站在关人的房子前,过去一问,才知道是被关押的农民的亲属。我问了两句,没有钱交罚款。懒得再说,就回到办公室烧起了炭火取暖。那男人又跟了过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小声说了句,"文副所长……"就没有下文了,我抽完两支烟,看见男子仍站在门口,脸儿冻得发白,不禁有些心软。就叫他进来烤火。他坐在火盆边又向我诉说起来。原来他叫顺顺,是乡供销社的职员。被抓的是他的堂弟,他堂弟家只有这一个男的,结婚两年生了两个都不是小子,家里老人说单传不能绝後,所以一定要生个带把的。
现在还没有生了个儿子,堂弟却被抓了。家里实在交不出罚款,就让顺顺托人说情,可乡里的干部都说我是个犟驴子,不好说话。他没办法只有自己来找我了。希望我能将他堂弟先放了,等到过年前他们几家筹够了钱再交罚款。
我看着顺顺一个大男人都快哭出来的神情,心中叹息,没钱没权没关系的人就是这可怜。象乡长书记的亲戚朋友别说不会抓,就算抓了要放也就是他们一句话一张条子的事。
顺顺看我面无表情的坐着,更是惶恐,我仔细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突然发现原来他竟是个很帅气的小夥子,一股邪恶的念头油然而生。心脏剧烈得跳动起来。高中时,我就已经清醒地绝望地意识到,我对男人的这种喜爱与生俱来的。我对女人,是排斥的。
我装出一副很难办的神色。但眼神却色色的盯着他微凸的裆部和英俊的脸蛋。顺顺的皮肤很白,在这个象所有贫困地区一样山清水秀的山区,皮肤白嫩的男子多得是。但象顺顺这样白嫩的还是很少。他的头发又黑又亮,梳理的整整齐齐,平整熨贴的棉袄穿在身上,给人一种乾净清爽的感觉。
顺顺是个敏感的男孩,很多山村男孩之间互相玩过的游戏,他很快就领会了我的企图,脸蛋红的像是火在烧一般。我一边欣赏着一边在心里赞叹,这种鸟不生蛋的穷乡僻壤竟也会有这样的帅哥。後来我才知道茶峒简直是帅哥的天堂。

我装着怕冷将房门关上,轻轻将暗锁锁上。随着关门的声音,顺顺的身子轻轻一颤。我在他身边坐下,故意和他的身体靠在一起。两手伸到火盆上取暖,顺顺的脸蛋在火光的映射下红的似血,身体有种淡淡的香味传来,撩拨的我心痒痒的。我大胆的握住他的手,又滑又嫩。
顺顺没有拒绝我的侵犯,反而像是失去支持一般将身子向我靠了过来。我自然而然的搂住他的腰,手指迫不及待的摩擦着他有些隆起的胯裆。隔着厚厚的棉袄,我只能大概的感觉到他的鸡巴。这是我第一次和男人有身体上的亲密接触,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有种惶惶然做贼般的感觉,却又有种特别的刺激。
我抱着顺顺,却又不敢有什动作,生怕他会叫起来。试探着吻着他的脸颊,就像和亲热时一般。轻柔的在他脸颊、耳垂处亲吻。我和顺顺的亲密紧紧限於接吻和抚摸,顺顺偎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只是紧紧的抓着板凳。我试探着将手伸进他的棉袄,棉袄里是薄薄的小衣,我的手掌可以感觉到他肌肤热热的暖意。
我的手迅速的握住了他的腰部,顺顺的身体颤抖着,全身软瘫一般完全倒在我的怀抱里。我感受着顺顺身体和我的亲密接触,手掌微微用力揉捏着他坚挺的臀部。顺顺的手在我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我的阴茎立即翘了起来,顶在他的腰上。
顺顺感觉到我的勃起,抬起了头,望着我,眼睛水汪汪的说:"我有点冷!"说完又将头埋在我的胸膛。男孩子皮肤这么白眼睛这么水是这个地方的特点。
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股热血涌上大脑,将顺顺抱了起来,几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将他放在床上。
顺顺拉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颤抖着对我说:"你……你转过去,别看我。"看着他温柔羞怯的神情,我的欲火燃烧的更加猛烈了。
我转过身子,走到窗前掀开窗布往外望去,已经黑暗的院子里没有人,对面关人的房子很安静,联防队员的值班室门关得紧紧的,寒冷的夜晚里整个派出所的大院静悄悄地
回过头来,顺顺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堆衣物放在床前的椅子上,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利用权力胁迫侮辱村民,鸡奸……一串串恐怖的念头在脑海翻腾,不安分的阴茎也软了下来。呆呆的站在窗前。
顺顺可能是觉得我半天没有动静,从被窝里探出半个身子望着我,白嫩的肌肤和隐约可见的大腿露了出来。我心里一热,欲火又升腾起来,快步走到床前,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衣裤钻进被窝。和平时寒冷孤单的感觉不同,被窝里热烘烘的,我一钻进去,就感觉到顺顺光滑温暖的身体贴了过来。结实的身体挤在我的胸前,我探手搂住他的背,将滚烫的身子和我整个身体压在一起。这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了什麽叫做软玉温香抱满怀。那种酥软舒服的滋味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们的身子在被子里纠缠在一起,我的阴茎不受控制的在顺顺的两条大腿间跳跃,他小腹下的鸡巴和毛发也在我的小肚子上划来划去,让我感觉到痒痒的。
我的手从他结实的臀部一路摸了上来,掠过他纤细的腰肢,最後在他的胸膛上停了下来。我曾听说结了婚的男子肌肉会变得松软而没有弹力。但顺顺的胸膛却是坚挺结实的,抚摸起来手感很好。在我的爱抚下乳头也变得坚硬了。
我翻身跪在顺顺身上,用胸膛摩擦着他白皙丰盈的胸膛,他的身体带给我阵阵地热力。借着屋内红红的火光,可以看见顺顺闭着眼睛,微微张开嘴唇在轻轻的喘息。我埋头下去,准确的找到他的嘴唇,舌头灵活的探进他的口腔,卷着他的舌头吸允起来。
顺顺鼻子里发出阵阵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身体象蛇一般在我身下扭动着,肌肤摩擦的快感让我浑然不觉自己身处何地。顺顺紧紧抱着我,两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过了一会儿,他的手伸向我的下身。将我的阴茎牢牢握住。轻轻的上下套动。顿时觉得一股热气直冲小腹,我象触电般的松开他的嘴,天!我自己也曾手淫过,但阴茎在另一个男人唇舌的爱抚,比自己手淫所带来的快感要强烈地多太多了。我全身似乎失去重量,软软的趴在顺顺身上,只有屁股翘得高高的,好方便顺顺带给我的快感。他握着我阴茎的手忽快忽慢地套动着,另一手则在我的阴囊处轻轻揉捏着。每次我欲火难消时都会用手为我解决,但和成熟的顺顺体贴入微的娴熟技巧相比,就差的太远了。
我感觉到阴茎在顺顺的刺激下勃起的更大更坚硬了,龟头更是胀得像要爆开似的。我粗重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了。年青充满精力的身体被顺顺的温柔撩拨的快要炸开了。
顺顺从我阴茎的阵阵痉挛中感觉到我的变化,他松开了我的阴茎。调整着自己的姿式,膝盖微微抬起,张开双腿,用我和他的口水润湿了男人下身的窍穴,低声说:"你进来吧!"
顺顺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肯定不是他的第一个男人。许多年後,他的容貌已在我的记忆中淡漠,但是他的这句';你进来吧';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清晰可见。以致以後我和任何一个男人上床,都会想起他的这句话,和这个火光闪烁的冬夜。
我忙乱的挺起身子,跪在他的胯间,挺着阴茎在他的阴部胡乱的冲撞,那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进入男人下身的窍穴,顺顺看着我不知所措的神情,禁不住轻轻一笑,我的脸红了,顺顺抓住我铁硬的阴茎慢慢地向他的臀缝靠过去。
我感觉到龟头掠过一片毛发丛生的地带,然後接触到了一团柔软炙热的嫩肉,跟着,龟头顶住了一个湿润滑腻的小孔。顺顺放开手,闭上眼睛轻轻的喘息着。我再傻也明白了。腰向前一挺,龟头和大半个阴茎就刺入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温暖谷道。一阵销魂的快感立即涌遍全身。
呃,顺顺和我同时呻吟了一声,我向後缓缓退出,然後再次用力将阴茎全部插了进去。顺顺的谷道像是一个强力的肉箍将我的阴茎箍的紧紧的。我反复抽插了几次,渐渐明白了怎麽样追求更大的快乐。半俯下身子,开始快速的运动起来。快感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体里一浪一浪冲刷。
顺顺白皙的身体随着我的冲击颤动着,两手紧紧抓着床单,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身体剧烈的颠簸着。我迷醉在他湿热狭窄的谷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他的身体。
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的我有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想要让顺顺在我的攻击下彻底崩溃。我抱着顺顺的香肩,阴茎更加猛烈的深入他的身体。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不住他的呻吟我的喘息。
里面温湿的包裹还伴著肠道地吮吸一下就让我爽得上天,还没等我再抽动几个,一股酥麻直冲脑门,快感如潮狂涌迅速迸发,鸡巴一下就暴涨欲裂,一阵昏眩一阵战栗,精液如泉眼喷射,欢欢迭迭前呼后涌倾巢而出。
被我覆盖在身体下的顺顺也颤栗了一下,嘴里还轻呼一声,双手紧紧地箍住我的腰间,高悬起屁股极力凑向我的小腹,就这么静静地紧密地贴附著,也不知过了多久,鸡巴在顺顺里面慢慢地退缩著,我一拨出,附带著一股浓黏的像溶化了的冰淇淋奶白汁液也跟著涌冒了出来,慢慢淋洒到了床沿上。顺顺宽容笑著,拍拍我的屁股,什么也没说。

我有些不甘,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顺顺手发抖,把那根已经有些软的鸡巴掳了出来,摩挲不止,我再度怒涨,口里有了些苦涩的干渴,喉咙艰难地吞咽著,渴望插入。
这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他温暖的爱液中,而他谷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紧缩也带给我更加刺激的快感。真正享受男人间快乐的我似乎漫步在快乐的海洋中,越来越粗暴的刺入他的身体只顾自己快乐。
顺顺的手用力在自己的鸡巴上抽动,呻吟声缠绵悱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喜欢甚至迷醉这种声音,它给我心理的满足是如此强烈,而他身子的颤动也像是受惊的小鹿,随着我的撞击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他脸上迷醉快乐的神情却显示出他也正在享受肉体结合的快乐。
过了很久,也许只是几分钟。我小腹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龟头也深入了他谷道的最深处。长时间剧烈的运动,我的身上已满是汗水,我们下身的毛发也因为太多的水分而纠结在一起。我将将手伸进他的身下,将他饱满的臀部抱了起来,好让自己的阴茎插得更深,让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感受更加强烈的快感。
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我狂烈的喘息着。顺顺突然睁开眼,双腿扭动,急促的呼吸:"啊我……哦"顺顺突然抱紧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的向上耸动,配合着我的抽插,谷道的紧缩一阵紧接一阵,将我的龟头箍的暖洋洋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紧接着,一股股滚烫的热流从他的鸡巴喷出,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英俊的脸蛋上一片极度欢愉的表情。他的挣扎带给我更强烈的快感,呃!我低叫了一声,随着快感的爆发,精液不可抑制的喷薄而出,争先恐後的冲入顺顺谷道的深处,顺顺停止了挣扎。再次抱着我汗津津的脊背,整个人象瘫软似的吊在我的身上。两腿勾着我的身体,任凭我的阴茎在他的谷道内一次次的爆发。让更多的精液进入他的身体最深处……
这一夜,我在顺顺的身体里射了四次,将我积累了二十一年的精液全数的奉献给他。顺顺也被我打射了三次,直到我不堪疲累沉沉睡去。 _
第二天我醒来时,顺顺早已不见了,我将他的堂弟放了。想起昨夜的荒唐,心中又是恐惧又是舒服。怕他告我,又回味昨夜的销魂。

1 2 3 4 5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茶峒轶事

赞 (91)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