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司机 黑色巨龙

- 需访问Youtube, Twitter?点此获取相关工具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 以上是广告赞助商链接,点此投放广告 -

共43章、15万字 / 图片与本文无关

 

1.

这是我大概十五岁那年的事情,我爸是在政府里面当官的,当时政府大院里面有个司机叫健才,长得威武高大,脸部的线条非常的刚毅。

他其实只有二十七八岁,但因为他叫我爸要叫“哥”,所以我要叫他叔。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心里就想,他的身体一定非常有肌肉,顺带着也想象了他的下体的尺寸(色胚啊色胚)。

奇怪的是这样一条大汉却没有美貌的妻子,甚至他老婆半分姿色都没有,矮小扁平,不到三十就成了活生生一个黄脸婆。

当时我初三,就读的学校离家远,我爸工作忙,我妈又不会开车,因此也少不了挪用政府的司机周末接送。

一次周末来接我的就是健才叔(=.=),回到家我才发现钥匙忘在学校宿舍,健才叔于是提出让我去他家等我爸妈(看得出来是想套关系)。我也欣然接受了,毕竟可以看到健壮的帅哥,养眼啊!

当时正是接近中考的时候,天气比较热,从车上下来整个就热浪扑面而来,他家里又没有空调,还好我抗热能力不错。

我们坐在他家客厅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答,他整个人很快就被汗水打湿了(O(∩_∩)O瞧这帅哥紧张了)。

他说他平常就大汗,像这种大热天一天都要洗好几次澡,接着提出要去简单冲个澡,叫我一个人在客厅看看电视神马的。卧槽…….经典故事的尿性=.=

我当时还比较天不怕地不怕,也没有想过要是被发现我对男人有兴趣会有什么后果,加上之前也曾无数次幻想过他的强壮胴体,于是就循着水声走到浴室~

当时心里“扑通!扑通!”的跳,深呼吸神马的根本控制不住,相信有过偷窥经历的童鞋都会有深刻的体会。

我就站在浴室外面,看着里面灯光把他洗澡的影子投射在门外,脑子里浮想联翩,下面就硬了。但可惜的是他家的浴室门很完好,他也没有洗澡不关门的习惯,只能心里痒痒。

不知道具体过去多久,水声渐止,我连忙踮脚快速地回到原先座位上假装看电视。心里依旧砰砰砰,只能努力减缓自己的呼吸。

他大大咧咧地只穿一件内裤走到客厅,我着实被sharp到了,不是完美的肌肉但肌肉线条非常明显,尤其是我最喜欢的胸大肌线条非常好看,厚度也非常够,上面点缀的两个大大的黑葡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联想他的性能力很强。皮肤是健康的黑亮,手臂和腰腹部的肌肉不突出,但很厚实呈流线型,被水溅湿的内裤包着鼓鼓的一大坨。

我只看了一眼就转过头装继续看电视,后面详细描述的部分是他坐下来以后借着说话的机会看的。他浑然不觉得害羞,当然也没有半点勾引我的意思,应该只是直男在同性面前的一种洒脱让他显得很自然。

那天晚上后面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个闷热的夏夜,虽然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纯粹是聊天兼等待,但我的抗热能力似乎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微乎其微,身上都被欲望的汗水打湿了。

过后不久,有一次饭局我跟着爸爸一起去,在一帮大叔伯伯让我恶心的赞美下果断快速地吃完,到包厢外面逛,无意间发现健才哥和一个女的在聊天,两个人靠的挺近。

我当时站的位置比较隐蔽,他们没看到我,然后我看到两个人聊完之后健才哥暧昧地抓了一下那女人的屁股,这时我才看清原来那女的是政府里面的一个女文员,叫玲英。

我心里面好像有点吃醋,闷闷不乐了半天。过后一星期他又来接我回家的时候我都冷冷的,他说什么我也不搭理。

中考完就到暑假了,整天闷在家很无聊,欲望的出现也越来越频繁。期间还见到健才哥几次和那女人暧昧的眼神,也许别人看不出,但显然瞒不过我这个有心人。

某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脑海中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吃醋,也许我本来就那么邪恶。于是接下来几天我有点跟踪他的意思,他去哪里我就借故去哪里,尤其是那女的跟他一起去的地方我一定尽力找借口去。

当然,我是有所收获的,手机里拍了几张他们两人的暧昧照片。我把其中一张最暧昧的洗出来,装进信封,放在健才哥办公室。

信中附上内容大意是我有你和那女人勾搭的证据(其实我也是猜的,看他们神情一定有上过床),明天晚上九点到政府大楼五楼某某号房(为安全起见我就不说房号了),否则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第二天晚上很早,大概七点多我就在大楼的监控室里玩电脑,旁边的电脑屏幕显示监控录像,里面有政府大院门口和大楼的监控,我很清楚二楼以上没有摄像头。

等到八点半过一点的时候从监控画面里看到健才哥走进大楼,几分钟后我也跟着上去了。上楼的整个过程我想得非常多,要不就这样走掉?要不就借口说我上来帮爸爸拿东西看看他的糗样然后放过他?

三楼以上的灯很暗,也基本没什么人,我迟疑地走到五楼,一转头,他就站在五到六楼的楼梯上,我心里面一紧,就想继续往上走。

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没打招呼,我快要楼梯转角的时候他开口了:“是你吗?”声音很低沉,我马上转眼看着他,没说话但停下了脚步,接着就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大人的怒火一样,但气氛明显要沉重得多。

我好像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愤怒的气息,如果他当场动手掐死我我也不会太意外。不过我早就有料想过会有这种情况,相信他也知道楼下他进来的时候是有摄像头的。

我们大概僵持了一分钟,但我当时感觉那一分钟真的好漫长。他又开口了:“为什么?”又是一阵沉默……他见我没反应,又说道:“说吧,找我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清楚地记得他用的是“目的”两个字,因为那好像让我我觉得我在他心中变得很不堪一样,同时这两个字也像一盆冷水一下泼醒了我,让我意识到我想做什么。

于是我下楼梯,往直前约定的五楼某房间走,那里是平常用于小型会议的一间房,我偷偷拿了我爸的钥匙,顺利地开了门,我没有开灯,也没有关门。

“坐,”我指着一个长沙发终于吐出第一个字,然后自己也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来并装出淡定的样子:“我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保证一定不会说出你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当时是说得巍巍战战的,但大致是这个意思)

听到关系两字,黑暗中借着外面的灯光感觉到,他平静下去的脸色又开始起伏了,我当时想的是他该不会就这样动手杀了我吧,要是我因为这件事死在这里该多没面子啊,肯定要上新闻了。

“说吧,”他气息渐渐平复,“但是不要太过分了!”

我在黑暗中直视他的眼睛,居然色胆包天地开口了:“我想要你。”他愣了一下,还在琢磨什么意思?我想他这种直男应该脑筋还转不过来一个男的要一个男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加了一句“我喜欢你!”

他蓦地站起来,往外走,接着就传来下楼梯的脚步声,我当时就后悔了,为什么要这样威胁他,既然威胁了为什么要告诉他我喜欢他(这里我想有一点点的保命因素在里面)。

这样不是相当于吧自己的弱点也暴露给他了吗?要是他跟我爸说我喜欢男的我该怎么办?当时真的肠子都悔青了!!!

我还在想着后果的时候楼梯上又响起了脚步声,我还以为有人来了,暗自想好借口,准备锁门走人。

没想到是他又回来了,当然,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心里就希望是这样,我想大家也早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猜到了=.=他一进门就开了灯,关上门,我从刺眼的灯光里看到他脸上好像已经没了愤怒。

他接着问我:“我要怎么做?”

当一切如同我要的一般发展的时候,我却有点反应不过来。我有点害羞,站起来去给门加了反锁(确实大方不起来,全凭色心作怪),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摸你吗?”

看他轻微的点了头,我心里狂喜,伸出手去摸他的脸,不是非常光滑,但是质感很好,也没有油的感觉。他本能地想退缩,但是却忍住了这个动作,只是闭上了眼睛。

我心想一直在摸他的脸可能他也觉得不好意思吧(哈哈哈),其实我主要摸的是他高挺的鼻梁和他的唇,还有脸的轮廓。能感觉到有一点胡茬,有点刺刺的。

也许是我摸得太久,他睁开了眼睛,往最长的一张沙发上坐了下去,我也坐到他旁边。我的手从他脸上一道他胸肌上来,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一点一点地加快,隔着衣服真不好说什么手感,但是绝对能感觉得到他的厚实。

我忍不住低下头去闻他洗完澡之后沐浴露的味道,他以为我要用嘴,于是问:“要不要先脱了衣服?”

我难得地露出今晚的第一个笑容:“你以为我要舔你啊?”他脸部还是僵硬,什么都没说。我看到他冷峻的脸,忍不住想起《美少年之恋》里吴彦祖扮演的警察被一个摄影师摸的时候的表情,于是想吻他。

我凑上嘴的时候他却一下子把头别开,也许是心里面觉得不能接受吧,我也不强求,但是却从心底突然来了一种要征服这个人的冲动。

我把手从他衣服下面伸进去摸他的大胸肌,因为紧张而冰冷的手指触碰到他的大葡萄的时候他明显抖了一下,我心里戏谑的感觉越来越浓重,好玩的看着他皱眉的模样。

他的乳头很快就硬了,我学者AV里面的样子在他耳边哈气。他一下子扭过头诧异地看着我,第一次真正的凝视我,也许是诧异我的表现吧,他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晕倒的话:“你怎么比女人还会弄啊?”

我一下子笑场了,他见我笑得厉害,脸上的神情也开始缓和。这时候我发现,他运动裤里头最重要的位置好像有了点反应。

我看看那里,又看看他。他假装洒脱地说:“来吧,你不是想要吗。”说着就要伸手拉下裤子。

我突然想起AV里面女主的动作,于是拦住了他的手,站起来推开茶几,然后半跪在他面前,隔着裤子一下子抓住他那里,心里面忍不住想,哇,好大!

他这时候眼睛盯着我看,并没有呈现出我预想中舒服的呻吟,我feel到手中半软的东西一下子充血膨胀,心里想着,嘿嘿,欲望来了!

我一边揉一边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害羞、欲望、紧张等都集中在那张刚毅帅气的脸上。等揉到差不多,我两只手松开他那里,抓着他裤头慢慢慢慢地往下拉。

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生气,但我知道他已经没有再抗拒了,于是加快速度拉下了他的裤子。

那根黑而且粗的大阳具弹出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虽然之前隔着内裤大概知道它的雄伟,但如此顶峰状态下近距离观察还是震撼了我。

偌大的龟头呈现出丰润的椭圆形,茎部没有满布青筋,但却呈现出完美的紧绷状态,昂首上翘。似乎受到我目光的刺激,它更挺了一下,又胀大一分。

我伸出一只手握上去,却没能完全握住,唯有两只手一起上,很自然地低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嗯,是沐浴露混合生殖器特有骚味的味道。

心里面似乎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停,吞了他,用力吸,让他在你嘴里搅拌,让他在你嘴里融化!好像有种天生的骚意让我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只顾着一下吞一下吐,一下舔一下又轻咬。

我没去看他是什么表情,只管闭着眼睛忘我地为我喜欢的男人服务,仿佛取悦他就是我天生应尽的责任。

正在我迷失在欲望里的时候,感觉到有根炽热的手指在轻捏我的脸(从小到大好多人捏我的脸=.=)。我一下停住了,睁开眼睛看到他刚毅的脸上带着魅惑而凶狠的表情,他微喘着说:“继续,不要停。”

这下我心里的好强又起来了,我一边吮吸着他的大龟头,尽量避免牙齿碰到他的大肉棒,一边观察他的表情。

他先是凶狠地瞪着我,接着发现这招没用以后干脆把头一仰,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渐渐地他出汗了,因为进门的时候没开空调,他把上衣一脱露出完美厚实的胸大肌,上面泛着汗水的光泽。

我看了忍不住把嘴从大龟头上挪开,一只手握住他的硕大上下套弄,嘴巴则从下腹一路舔上去,一直到他的胸大肌部位,又是舔又是吸,期间还轻轻咬他的大黑葡萄。

他舒服地“喔….”出了声,我趁势用另一只手抚摸他结实的胸肌,嘴巴趁势吻上了他的嘴。接吻的时候,他没有反抗,我们的舌头都不自觉地纠缠到一起,我觉得很舒服很舒服,忍不住想要更缠绵更深入,我吃了他很多口水,闻着他呼出来的气息,我觉得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值了!

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呼吸困难我们才分开,这是我第二次接吻(第一次是被表哥强吻的),可以说是完全凭着本能。分开的时候我们都气喘吁吁,他两手捧着我的头放到他依然高举的傲人器物处,故意让他的龟头能擦到我的脸。

我双手重新捧着他那话儿,看着他气喘却满足的脸,笑着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进攻。我双手握着他茎部不断上下套弄,他的手一直捧着我的头。

从一开始由我主动起伏到后面的渐渐加快,他的雄伟进入我喉咙的深度也不断增加。我渐渐有点想吐的感觉,想叫他停下来,可是看着他满足的脸潮红的样子,又不忍心就这样打断他,只能凭一种打从心底想取悦他的那种感觉强行忍住想吐冲动。

但到后来,我好像也有点适应了,想吐的感觉渐消,心里居然变态地产生一种被他征服的快感。我的舌头也会渐渐随着他拔出的时候在他龟头上划一圈,还靠着眼睛对他挤眉弄眼刺激他。

他一边笑一边大力抽插,胸肌因为用力一动一动的,我一直想着,快点射啊快点射啊!但他就是有金枪不倒的能力,不知道这样的机械运动过了多久,其实我到后面基本都麻木了。

我示意他停一下,然后也脱掉上衣,整个人像贴着他身体而上,到了他耳边吹气,问他:“想不想操我?”然后不等他回答就撩起自己的短裤和内裤,让他的大鸡吧顶在我洞口的位置,肉贴肉地顶着,再往下用力。

他眼睛里尽是迷离,就在他的大龟头和我的洞口最大程度紧贴的时候,我收紧了一下洞口(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菊花一紧)。我想他一定是感觉到了收紧的这个动作,他马上让那大东西离开我的臀肉,整个人往后站到沙发上,两只手狂撸他又粗又长又坚挺的宝贝。

这时候我看到它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饱满顶峰,然后下一刻,热乎乎的带着腥味的精液就喷了我一脸。

那天晚上我没有射,他颜射我以后晃着半硬的大屌要去拿纸巾,我说不用,当着他的面用手指把脸上的精液全刮下来吞了,满嘴都是浓浓的腥味。

他看着我这样做的时候脸上明显不适应,愣了一下就要拉上裤子,我说等一下,你这样穿衣服会脏的。我也不管脸上的精液还没擦干净,过去握起他的大东西要帮他舔干净。

他推开我,说不用了没关系,我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那根半硬的大屌塞进去,拉上裤子。

“放心吧健才哥,我不会把你们的关系说出去的。”这时候我脸上没擦干净的痕迹已经风干了,脸上的笑容尴尬又僵硬。他没停顿,利落地穿上衣服,开门,下楼。

他走了以后我把衣服全脱了,脑子里不断翻着刚才的画面,撸了好久终于射在他刚刚坐的那张沙发上。

第二天第三天,什么动静都没有,我连散步都会避开他家附近,饭局也完全不去了。我想他看到我应该会有不好的回忆,而且我看到他也会觉得尴尬,于是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都全部避开。

忘了是第几天,大概上次激情以后有一周没见他,之后不久就传来他和老婆吵架要闹离婚的消息。

政府大院虽然大,但邻里之间传得最快的还是八卦,据说是他老婆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又吵又闹。

我马上想到他有可能会误会是我传出去的消息,心里一阵紧张。听见一帮阿姨说,难怪啦,长得那么帅,又高大威猛,老婆那么丑怎么留得住他。(在这里汗湿了=.=)

没过几天,就再没听见谁嚼耳根了,这消息就像出现得突如其来一样,消失得悄无声息。后来我才知道因为玲英她爸是领导班子成员,一般人都不敢在外面议论,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一点。

一天傍晚看见他在球场打篮球,我静静在旁边看了一会,因为自从出这个事以后好久没见他打篮球。他打了一会儿以后过来休息,而且有意无意就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用仅仅我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不是我说的。”

他转头对着我笑了一下:“我知道。”

我一时看呆了,暮光下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头发都镶了金边,浑身散发阳光的气息。接着他说了一句让我有点懵的话:“今晚八点半老地方等。”说完继续上场打球。

回到家吃饭的过程中我一直琢磨,“老地方”是哪?想来想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政府大楼五楼。

想到这里我开始不断地猜,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像是要追究责任的样子,难道要再次和我激情?于是心跳加速……在洗完史上最干净的一次澡以后,我还喷了香水,借口去同学家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走向政府大楼。

当时还没到八点,我到了五楼,楼道的声控灯不知道怎么没亮。我刚上到五楼就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抱住,回想起来他的力气真大。

我知道是他,但我真的被吓到了,以为他气愤得要杀了我。随即被一张火热的唇吻上我的嘴,我才明白,他对我没有恶意。

我们当时在五楼和六楼之间的楼道上,声控灯亮了,我睁开眼睛看见灯光下的他性感而饥渴的样子,于是放松了让他继续吻下去,吻个够。

差不多吻了一分钟,他都没放开我,我也被他吻得兴奋无比,感觉到他的热情后全身心投入去回应他,我们的喘息声也像我们的吻一样交缠在一起。

楼道的灯灭了两次,我们在黑暗中又吻了十几秒,他才松开我的嘴,互相抱着对方,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一边喘气一边问他:“我们要一直呆在楼道吗?我没带那间房的钥匙。”他说没关系,然后拉着我一路跑上楼顶。

小镇的天空还是蛮清澈的,尤其是夏天,天上的星星特别多。我没想到他在楼顶放了张床垫,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他麻利的脱了衣服,我也脱了自己的。

楼顶的热气还没散,我看不清楚他的身体,只借着星光看到他下体翘起来一个大东西。他把我的手放到那上面,我握着它,心里很激动,毕竟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第一次。

我想起那些阿姨嚼舌根的时候酸溜溜的样子,心想,哼,你们多想要的男人,现在正在我手上呢!

我使劲地舔,吸,跟他的大屌也展开了湿吻,他不断发出哦~shu~这样的声音,我看不到他表情,但想来应该是满足和性感的。

我一边给他口着那巨无霸,一边用右手打着飞机,他插着腰,把他的大弟弟往前顶。当我开始给他深喉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让我记忆犹新的话:“你个妖精!”

我抬起头看他的脸,依旧看不真切,但是却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兴奋,还夹杂着一种迷醉。我心里满满的都是成就感,于是舌头搅动得更卖力了。

我很喜欢他的大龟头充满我嘴的感觉,这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着取悦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让他无数次的高潮,才是我生下来就应该做的事情。

不知道口了多久,他开始坐在床垫上,让我继续为他服务,他口中始终喘息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憋了很久)。

我在那根又长又粗的肉棍上吐了好多口水,然后给他继续边套边口。他一只手枕在头上一只手揉捏我的屁股,问我爱不爱他,我狂点头说:“爱”。

他又问我他的棒子大不大,粗不粗,我发誓这绝对是极品屌,说真是大极了粗极了,一边说一边给他又舔又吸。

他把我一只手放在胸口,我一边摸着他的胸肌,一手捧着他的蛋蛋。他的毛毛很浓,但是不长,因为棒棒太大太长,我一吞一吐的基本都没碰到他的毛毛。

又机械运动好久,我都弯腰弯得累了,节奏开始变慢。他于是双手抱着我的头,依然坚挺的大弟弟更加坚挺的往上顶我,又把我的头不断下压上抬。最后拔出来,低吼一声射把温热的种液喷射在我脸上。

他这次射了好多,一注一注又一注的射得我满脸都是,按照他两次都对我颜射的尿性来看,我想他应该是特别喜欢颜射。我也以最后的快速冲刺一边伸出舌头舔着脸上的美味,一边狂撸着射了。

我们两个裸身躺在床垫上,他的大屌还是半硬状态,他在告诉我那件事其实是玲英自己跟他老婆说的,因为他和玲英提出分手了。

他说,自从上次和我激情后,就觉得玲英再也不吸引他了。他说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激情是他从来没体会到的。

我原本以为健才哥会和我有一段长时间的性福生活,事实上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一下子心乱了。

一个晚上我去朋友家找他一起去玩,在他楼下等他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冷酷的帅哥,大概一米七几的个儿,匀称的身材,清新而又棱角分明的脸。我本看看就好的心态,没想到他主动跟我说话了。

他:“嗨!”

我:“你是?”

他:“我叫张子龙,是你一年级同学。”

我:“噢,呵呵”不好意思地笑。

他:“告诉你一件事,一年级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女生,傻乎乎地喜欢你好几年,后来小学六年级才知道你不是女生。”

我:“呃……”

恰好这时候朋友下来了,我只说能说不好意思我要去晚修了下次再聊。他说好。然后我骑上自行车飞走了,因为心跳得好快。

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表白,还是一个这么帅的帅哥。只是这算表白么,他当年可是把我当做女生喜欢我的……哎。

世事往往就是这么奇妙,你不知那人时,仿佛世界上并没有这人,可一旦认识了,就开始不断地偶遇。小镇原本也就那么小,小到能在同一天内遇见一个人三次。

我渐渐知道他是第二校草,渐渐知道他因为小学留了一级所以在读初二。他在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总是一脸冷酷的样子,以致于我后来想起他的笑容,背景都是他第一次对我说嗨的时候,那个灰色的篮球场。

我的心里渐渐有了他的身影,感觉无关乎性,是一种清新的喜欢。我开始明白,荷尔蒙导致的欲望与真正的喜欢终究是有区别的。

在认识子龙的这段时间一次都没有和建才哥激情,只在忐忑等待中考成绩。每次见到健才哥,总是只匆匆打个招呼,倒是有一次在政府大院里散步的时候被他从背后来了个熊抱(我们那里大人跟小孩开玩笑常这样)。

成绩出来前一天和子龙一起闲逛,快到政府大院门口,我说我也许要去一中读书了,以后……他刹车,然后是短暂的沉默:“我也会考去一中。”我笑了,点点头,然后我向左,他向前走。

第二天得知,我确实要去县城上学。晚上,我家电话响了。电话里传来健才哥的声音,我才突然想起张子龙没有我任何联系方式。健才哥约我楼顶见面,许久没品尝他的大东西,我的欲望也高涨起来。

放下电话,撒谎说同学找我就出了门。我刚上到政府大楼楼顶就被一个赤裸的带着浓烈汗味的身体抱紧了,我们都在喘息,我是因为爬楼梯,他是因为情欲高涨。

我笑说:“这么快就脱光了,万一上来的不是我怎么办?”他嘿嘿笑:“快,我忍不住了。”边说边示意我蹲下来,我双手握着他昂扬的巨大男根,用舌尖勾勒他的前列腺。

他喘息着吐出一个中气不足的“含……”我一口吞了他肿胀光滑的大头,一股骚汗味填满了我口腔。“喔…..”他爽得发出失控的一声。

我突然很想看清楚他的表情,于是我腾地站起来,一边摩挲他厚实的胸肌一边说:“我们去办公室吧,我很热。”

他坏笑:“热就把衣服脱了啊,热我更有感觉。”

“还是去办公室吧,你叫这么大声,万一被人听到怎么办?”我不依。

他捏了一下我屁股:“都怪你小嘴太滑了。”

下到五楼我才想起,没问我爸拿钥匙。机智的我灵机一动,说我们去厕所吧,厕所没空调你喜欢。

我们进了厕所,我要把外面的门关上,他不许,说这样更刺激。我想他大概是精虫上脑了,不过这样感觉随时会被人撞破的偷情确实令我也兴奋得发抖。

他没脱上衣,褪下裤子,我才发现他刚才手上一直拿着他的黑色三角内裤。

我抓起他半软的巨根正要为他服务,他突然叹息了一声,说:“这条内裤就送你吧。”我抬头古怪地看着他的脸,心想莫非他知道我曾经无数次觊觎他的内裤?

他接着说:“你不是要去读高中了吗?以后大概……”我心里莫名有了一丝奇怪的感觉,今天刚出来的成绩他这么快就知道?接着我又低下头把他半软的那里含住,吞,吐,吞,吐……这次清晰地感觉到它的跳动,膨胀,慢慢变得昂首挺胸。

抬头看他表情,他闭着眼睛似痛苦又似享受。我把它的头吐出来,这次清晰地看到它黑色的茎部,紫色巨大的头部,上面还有我晶亮的口水。健才哥睁开,我看到里面慢慢的都是迷蒙的欲望。

我一边用右手帮他打飞机,一边轻吻着掠过他的小腹,一直往上,轻咬他厚实的胸肌,吸允他的两颗大号紫葡萄。

我感觉得到这些都不是他的敏感点,但他的欲火愈来愈高涨。直到我跟他交颈,在他耳边哈气。这时候,他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想屌你!”

我愣了,心里面首先浮现张子龙冷酷的面容,连忙摇头:“不行,太脏了,那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的。”(如果是在认识子龙之前,也许会迫不及待地从了他吧)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但是我很想屌你。”

我坚决摇头。用了一堆理由来试图说服他,怕痛,脏,会受伤,你只是精虫上脑,射了就没事了等等。

他丝毫不为止所动,撸着昂扬的下体,背靠墙,胯部前凸说了一句让我差点也精虫上脑的话:“来,坐上去,就是哥的人了,哥会屌得你欲仙欲死的。”

听了这话,我二话不说,脱了裤子就往上骑,试了好几次没成功,终于有一次顶到了洞口,他腹部一收就要往上顶的时候,我大喊:“等等等等…”然后从上面下来异常卖力地握住他的大屌就开始舔。

上一瞬间,我真的清晰地感觉到了如果被顶进去会有多疼,于是机智的我果断下马,使出平生所能的所有口技,吸,舔,吞进整个大龟头尽量张大口腔不让牙齿碰到它,然后舌头跟它蠕动。期间当然还有一手帮他撸,一手帮他挑弄菊花到阴囊之间隐藏的前列腺。

我甚至没时间去欣赏他的表情,虽然我知道那一定很性感很勾人。“啊……噢ch….”此类声音不时从他张大的嘴里发出。

我下面更是硬到不行,两只手不断地为他打飞机,还为他舔蛋吞蛋。

不得不承认昏黄的灯光下,如此巨大挺拔的一门大炮贴着我的脸,浓密的阴毛,男人的汗味混合着骚味,这一切组合起来是如此的动人。

我跪在这个健壮男人的胯下,和他愤怒的大屌湿吻,居然如此地让我愉悦,果然我是天贱吗。

当我开始为他深喉的时候,他双手抱住了我的头,腰部发力,让胯部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往前送。

我打心底觉得这个姿势性感极了,虽然喉咙很不舒服,我也无所谓,忙不迭地打起飞机,心想在我吐出来之前一定要先射出来。

抽送了十来下,健才哥大概看到我脸色不对,停下来让我松了口气,接着又继续…….我当然也是乐意的,因为除了喉咙以外的其他地方都非常兴奋。

如此来回几次,我还是在他之前射了…….同时我感觉他在我嘴里的大东西又涨了一下,这次变得坚硬无比。连忙吐出他的大男根,一边吞吐他的龟头,一边用右手帮他狂撸。过不多时,左手戳了一下他敏感的菊部,他低吼一声,子孙狂飙。

第一股,嘴里,第二股,嘴里,一直到第七八股,嘴里满了我也不管,一边帮他轻撸一边吸舔这时候最敏感的龟头,大量子孙从我嘴边流下,打湿他的阴毛又流往大腿。

一切的不管不顾,只为这个古铜色肌肤的健壮男人能享受完所有的快感余波,不浪费一丝一毫。

(点击下方分页符继续阅读)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直男司机 黑色巨龙

赞 (958) 打赏

评论 8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760484199后续没了吗回复
  2. 元宝熬了通宵看完了,还蛮好看的,虽然都是巨根直男有点假,可还是还想看后续!回复
    • 橘子哦没有后续了,小说的作者公众号被封了,只写到这里就没有写了。回复
      • Hy会不会在写啊回复
        • 橘子哦应该不会了,已经被遗弃了这篇文章回复
  3. fly4230386没有后续太可惜了回复
  4. lmx12138好可惜惹回复
  5. zxl3142141好希望能有下文啊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