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蒙式爱情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愤怒,或者是做出任何激烈地反应了,

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在发软,眼前的金色小花越来越多,

我心里胡乱地想着,操,春天来了百花开呀。

凌霄终于松开了我,我没动,保持靠墙站的POSE,要是没有这面墙,我会直接坐在地上。

主角:乔杨,凌霄┃配角:乔朵朵,徐笑天┃

1、第一章零下七度…

陶然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笑起来实在是美不胜收,湖水一样的眼睛,雪白的牙齿,还有,那个酒窝。

陶然是我见到过把纯情可爱与性感结合到最完美境界的女生。

大一开学的时候,她的出现就让一帮子断言理工大无美女的男生全体对自己填志愿时候的英明决断感动无比。

陶然这样的美人,理论上说,我是会毫不犹豫产生接近,然后泡她的念头的,不过大一下半学期都快过完了,我却很违背原则的一直没有动手。

原因是徐笑天,这家伙是我的上铺,因为对某款游戏的热衷让我们一天24小时有18个小时泡在一起,泡成了哥们儿。

徐笑天在某次喝醉后跟我有过这样的对话,他用手臂从身后揽着我的肩,实际上是勒着我的脖子,他说,乔杨,你是我兄弟不,是兄弟不你,我脖子给他勒着,只能从鼻子里挤出个嗯来,他接着说,你喜欢陶然吧,喜欢吧你,他好像有点激动,我对他的车轮话有点摸不清状况,只能很谨慎地用模糊的鼻音哼哼了一下,他突然清了清嗓子,异常清醒地对我说,乔杨,我喜欢陶然,是兄弟的,别和我争……我一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只能继续很谨慎地哼哼,徐笑天将我的哼哼认定为同意,手臂一松,倒在我铺上就睡着了。

我无法确定徐笑天是否能记得那天的事,也没办法去找他确认,不过他喜欢陶然的事,倒是能确定了。

我没在追不追陶然的事情上做过什么思想斗争,我一直很江湖的认为,兄弟当然胜过美人,兄弟对我说了那样的话,我还能有什么行动吗,虽然是喝多了说的,但酒后吐真言,并且他还是勒着我脖子说的,我是铁定不能对陶美人再有什么想法了。

何况,美人肯定不止陶然一个,如果我现在追了,并追到了陶然,那下一个美人出现的时候,我是追还是不追,对于陶然,我又怎么处置呢。

于是我和徐笑天就这么继续一天18小时地泡在一起,小课闲聊,大课睡觉,晚上通宵。我一直想不通,你不是要追陶美人吗,怎么一直没点动静,我在想是不是他在我周末回家改善生活的时候去追,虽说一周才追一次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周末的时间毕竟整一些,而且这种有一搭没一搭,没头没脑的事倒是比较有小徐的风格。可每次我周末提前回学校的时候,这小子不是趴在铺上睡觉,就是和同宿舍的几个泡在网吧,这让我实在是想不通,难不成小徐太纯洁,像陶美人这样的美人在小徐的眼里是圣女,只是拿来看的。

所以当这个周末徐笑天在周六就给我打电话要求我火速回学校打攻城战的时候,我只能承认我实在搞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徐笑天在电话里喊,乔公子,带点吃的回来,晚上通宵,晚上要开杀。我说烧鹅,徐笑天很满意,再带点啤酒,威哥他们都在。

这个周末老妈对我特别恩惠,居然很伟大的把乔朵朵怎么也不肯吃的烧鹅打包让我带回学校吃。这是大大的优待。

在我们家,乔朵朵是老大,我妈行二,我爸老三,我不是老四,我家的排名只排前三,我和我爸得竞争第三,竞争的方法就是他得讨好我妈,我得讨好乔朵朵。

比如今天,乔朵朵说,我的电脑总是死机,乔杨你去帮我看一下吧。我接受任务,整机子的时候,我很无意的,我向毛主席发誓我绝对是无意的,看到了乔朵朵存在D盘里的大量,不,是海量的……GV!

乔朵朵的电脑是双硬盘,一个250G,一个320G,我给她做系统的时候,她说一个盘分两个区就行,所以,D盘是200G。现在,这200G只还有300来M的空间。别问我怎么知道那里面都是GV,乔朵朵是多么OPEN的人,人家的文件夹上写着,大爱GV。

我有点震惊,腐女强大啊,无所不在啊,在家一向扮演纯情以及乖巧娃娃的乔朵朵也进入此列了,实在让我有点无语。

我正在考虑怎么跟乔朵朵大人说这个事,说还是不说,要怎么说才自然,正思绪翻腾呢,乔朵朵过来了。

“嗯?弄好了没啊。”

我手一哆嗦想把文件夹关掉,毕竟还还没想到怎么说以及要不要说,但是,不是哆嗦了一下吗,一哆嗦就点到了最大化。

“乔杨你干嘛偷看我电脑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乔朵朵一巴掌就拍在了我后脑勺上。

我给拍得有点火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吧,太没大没小了,还真给你惯成女王了啊,我回头想开口骂的时候,看到了乔朵朵有点紧张的小眼神,以及因为有点委屈而咬着的嘴唇,一下就有点心软了。我想起我妈的话,你就这一个妹啊,你当有几个啊,你以为人人想有妹妹就能有啊,你妹妹来得不容易啊,你不疼她谁疼她啊……诸如此类。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知道我妈怀着我妹的时候还躲回我姥姥家来着,我妹来得不容易,并且来得不便宜。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边喝水边尽量淡定地对乔朵朵说:“你什么时候开始看这些东西的,还下了这么多。”

乔朵朵没说话,走到电脑边上看了一下,侧过脸说:“哦呀,乔杨,你还知道GV是什么啊。”

我一口水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刚才那小眼神,那小嘴唇,就走过来的这三步路的时间就已经收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嘴角那“彼此彼此啊”的笑容。

“我问你呢,你管我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知道还是不知道都很正常吧,”我轻轻敲一下屏幕,“这么多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啊。”

乔朵朵看我一眼,一屁股坐到我腿上,脑袋往我肩上一靠,说:“乔杨呀,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AV的呢?高中?不对,初中吧?”

老天爷,如果让我有得选的话,我宁可不出生,也不要身边有个这样的妹妹。

我把乔朵朵从我腿上推开,站起来朝门口走过去。这对话实在无法进行下去,乔大小姐一下点中了我的要害,一想到当初老妈把我床底下的苍井空小泽圆们一古脑扔进垃圾桶的场景,我就感觉很没立场和乔朵朵大人继续说下去。

没想到我这一走,乔朵朵紧张了,她一下跳到我前面,堵在门口:“乔杨你要做什么呀!你要告诉爸妈我就从窗户那跳出去……”

“从一楼?”我有点茫然。我们家就住一楼,乔朵朵房间窗口外面是一片草地。

“反正就是死给你看,你说吧,有本事就去说……”这话明显已经底气不足,越到后面声音越小。虽说乔朵朵大人已经决定我说了她就去死,但没有一无反顾地放我出去,而是继续堵着门,而且还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乐了,小丫头啊,你还是太嫩了啊,你都没搞清你哥的想法呢,就自己把自己给收拾了。

我顺着她的话答应了,乔朵朵于是在吃饭的时候很够意思地对我妈说,我哥最好了,妈,我哥对我最好了。

于是我妈笑逐颜开地把乔朵朵说吃了会长胖的一只烧鹅打了包,说带回学校吃去吧。

现在,我就拎着这只烧鹅站在学校西门给徐笑天打电话。他要求要有啤酒,说直接拖一件去,我说我TM一个人怎么给你弄过去,他说你等着,我PK完这场就过去,我双开着你的号呢。

靠,我们几个组的是个血队,随便P一场没有半小时结束不了,我决定放弃拖一件啤酒的要求,直接先过去网吧。我转过身朝网吧走,拿了根烟叼着,手在裤子兜里摸火机,摸了半天发现裤兜里有个洞,火机从那里尿遁了。

“乔公子,去哪呀?”这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身上一阵发酥,不得不说,陶美人是很极品的,长相极品,身段极品,声音也很极品。

“是不是去网吧啊?”没等我回答呢,陶美人飘过来继续说了,“一块过去吧,徐笑天说带我玩游戏啊,就是你们一块玩的那个……”

等等!

我有那么一小会思维有点停顿,徐笑天下手下得这么突然,实在让我佩服。

“我都不知道呢,这小子没和我说,走吧。”我脑子使劲转着,可以啊,徐笑天,游戏泡妞两不误,这么省事的招你都想得出来。

“平时是不是就你俩玩呢,我不会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吧。”

我看一眼陶然,湖水一样的眼睛里盛满笑意,这笑突然就让我想起乔朵朵在家里提到AV时候的那个笑容。

“没,欢迎打扰,宿舍几个人都玩呢,这是我们舍游。”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什么二人世界,靠,陶然也和乔朵朵同属一个妇女组织吗。

进网吧的时候我还有点没想明白的,陶美人因为集各种极品于一身,所以平时对男生是很以“保持距离”为基本原则的,今天居然因为小徐一句带你玩游戏,就不辞劳苦地跟在我后面走了15分钟,实在有点让人惊讶。

徐笑天几个果然不在大厅,看来今天陶美人来他是有所准备的。六人包的门打开,陈志远从里面探了个头出来,冲我挥手,乔公子,乔公子。然后往我身后扫了一眼,接着就僵在原地,保持身体前倾,手臂高举过头,嘴型为乔公子的子字说完后呲着牙的样子。

我迅速闪过去,基本属于跃入包厢,同时顺手把陈志远推回去。徐笑天居然还淡定地靠在椅子上,叼着烟,用眼角扫了我一下,问,啤酒呢?我很想说啤你妹啊,但是我不能说,因为我有个妹,所以我说,啤你大爷啊,你把陶然弄这来干嘛!

包厢里除去已经惊讶过了的陈志远,同宿舍的威哥一下也僵在了键盘前。这时陶美人已经跟着跨进了包厢,不是我说,几个烟枪在包厢里已经待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进来的时候都差点给呛着,陶美人居然很镇定地没有皱眉头也没有捂鼻子,果然是人间极品,非常给我们面子。

徐笑天站了起来,拉开他边上的一张椅子,然后看着陶然,愣了半天,脸上那严肃的表情,我都快要以为他准备说:这位女侠!没想到他最后嘣出一句,呛吗?

我差点没绷住笑出来,什么鸟毛开场白啊。

“把门开一会吧,散散。”我走到最里面罗威的身边坐下。

陶美人笑了一下,淡淡地说,没事,不用在意我。然后坐在了徐笑天拉开的那张椅子上。

小徐给她开机,给她叫饮料,这整个过程中,包厢里的四个男人都处于安静状态,然后徐笑天开始给陶然讲解这游戏大致的玩法,教她建号。

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罗威,罗威正在找队做任务,见我看他,从游戏里私聊给我发过来一句:擦,徐少真TM温柔啊。

我回过去,荷尔蒙真伟大。

这边我和威哥还有陈志远三个人用私聊扯蛋,那边徐笑天柔情似水地辅导陶美人玩小号,气氛非常地和谐,和谐得我摸了根烟在手上半天了一直都没好意思往嘴里放。

正郁闷着这一晚上怎么过呢,私聊消息又闪了,我点开。

卖南瓜的猪:草啊,你们别不说话啊,要疯了!!

回头看徐笑天,他左手指着陶然的屏幕,说,这里领任务,右手放在脑后,举着中指冲着我晃。我一下乐了,一拍罗威的肩,喊了声:“威哥杀人去!”

罗威一下来了精神,也冲着陈志远的肩一巴掌呼下去,跟着大喊:

“给爷备马!”

陈志远是个杀人狂,一听这话,立马像嗑了药,擦,就等这句了!

背后那和谐的二人也同时转过头来,陶然说,要PK吗,你和他们去PK呀,我看看好玩不。

徐笑天一听此话,立马全身放松了,突然冲我打了个响指,说:

“乔杨,今天烟雨的人骂你号了。”

我马上知道徐笑天想找谁的麻烦,于是很配合地说,干,给七度号下战书!

这个七度,全名叫零下七度,是卖南瓜的猪,也就是徐笑天的死敌,二人对杀不下百次,历时七个月之久,究竟是为什么要杀,徐笑天自己都记不清了。跟七度的对战,凡是单挑,小徐就输,但是组队杀就各有输赢,所以小徐总是要求组队。七度一般不会主动找南瓜猪的麻烦,不过只要南瓜猪挑衅,此人就一定有回应,所以南瓜猪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杀上一场,比如今天,烟雨的人有没有骂过我号,不得而知,但烟雨是七度所在的帮派,于是这个超级不要脸的理由就这么成立了。

“这人名字挺有性格啊,”陶然突然笑起来,插了句话,“比你们的……”

我正拉着队伍往比武场奔呢,一听这话,我迅速地扫了一眼我队伍这几个人的名字,队长,乔公子,不好意思,还是个女号,排在后面的三个男号依次为:卖南瓜的猪,板砖,如来神掌……

“我们这是原生态,”我跑进比武场,打开好友列表,找到七度的ID,一边下战书一边说:“你凑合着看吧,以前徐笑天叫只用杜蕾丝,被GM关了小黑屋才改成南瓜的。”

陶然愣了一下,看了看徐笑天,捂着嘴大笑起来,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看不出来啊,一直以为徐笑天挺正经的。”

徐笑天一脚蹬在我椅子靠背上:“公子,我要反击了!”

“别啊,这位大爷。”我转身扔给徐笑天一支烟。

“晚了!”小徐很入戏,“乔美人,今天让你看看我南某人的厉害!”

一听乔美人三个字,威哥和陈志宇就开始乐,说徐少你主讲,我们来补充。陶然有些不解地看着我,眼睛里满是笑意,我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只好对三人抱拳:

“哥哥们,别啊!”

说到乔美人这三个字,的确是有来历的,不过对于我来说,是相当悲催的一件事,我比较不想让陶然听到,特别是在她说出二人世界那种话之后,加之她现在正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注视着我,看得我有些发毛。但我也不能去拦这几位来了兴致的大哥,只会让他们更兴奋,我只能转头盯着屏幕,希望七度快点应战,能让几位闭嘴。

“你看得出吧,乔公子玩的是人妖号。”徐笑天开始说了,还连比带划的。

“你不要看乔公子这名字,游戏里没人怀疑这号是人妖……”陈志远跟着补充。

“因为乔杨基本不说脏话,不骂人,不主动挑事,”威哥停了一下,对陶美人举起大拇指:“乔杨是我们服最成功的人妖。”

成功你大爷啊!我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谁说老子不骂人的,老子只是懒得打字。其实我这人相当懒,之所以当初练个女魔号,也就是因为女魔不管是做任务还是升级,都有人带,什么都不用操心,常规任务还可以挂机看个电影什么的。

“乔公子的前夫,”小徐看上去对八卦我的事很有快感的样子,“认为他一定是个低调的大美人。”

前夫,我想想,叫仗剑天涯吧,我记不清这鸟人游戏里的名字了,不过真名倒是记得很清楚,一提那名字我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一直缠着乔杨要视频,还要见面,嘿嘿。”

我始终跟那厮强调老子是个男的,但那小子魔障了,就是不信。

“然后有一天啊……”

不堪回首的往事要开幕了,我点上一支烟,给七度发过去一条消息,催他快点应战。

乔公子:快点过来杀。

零下七度:等下。

乔公子:不等,速度。

零下七度:我要WC啊。

乔公子:杀完再去,再不来南瓜要世界开骂了。

零下七度:我是拉肚子。

……

再发消息给七度,他就不回了,估计已经走开,我相当无奈,但也只能继续盯着屏幕,我不想回头,我能感觉到陶然的眼光,在我后脖子上扫来扫去,凉嗖嗖的。

“那小子估计是先在我们网吧里转了一圈,看到乔杨在玩号了才在门口等着的。”

废话,不是事先知道,能在我们几个出网吧的时候那么准确地冲着我喊出乔公子三个字吗!

“那人说要和乔杨单独谈一下……”

我当时是怀着安抚此人受伤心灵的伟大想法同意单独谈一下的,心仪的MM一下变成大老爷们的事,放谁身上也得是个打击啊。我记得当时我第一句话就说,你看我没骗你吧,我都说了我是男的。那小子不出声,只是盯着我,盯得我腿有点软,真怕他一冲动给我一拳,我用余光扫了一眼身侧,宿舍几个人正饶有兴趣地站在不远处看热闹,我心想你们就乐吧,要是动手,你们TMD给我快点过来救驾就行。

“没想到啊……”

真他娘的是没想到啊!我乔杨长这么大,一向被人评价冷静什么的,但这事真没法冷静,简直是毛骨悚然!这人突然一个箭步上前,我当时脑子里很奇特地闪过一句话,哦,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就是这样的。

“一把抱住乔杨了!”徐笑天说完这句话,挥手一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以强调这个事的真实性以及戏剧性。

我不是没被男人搂过,只是没被这样子无比暧昧并且力大无穷地搂过,而且还把嘴凑在我耳朵边,哈气一样地跟我说,乔美人啊……

“啊——”陶然惊叫起来,声音里却透着笑意。我忍不住回头看她,这妞究竟在想什么呢。

“后来呢,后来呢?”陶然很急切地一把抓住徐笑天的手臂。

额滴神哎,这个动作了不起啊,一下把小徐给抓得定在椅子上了,功力绝对了得,堪比梅超风大姐了。徐笑天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陈志远一看这情形,赶紧接上去:

“你没见过乔杨打人吧,那顿揍啊,我那会就发誓这辈子绝对不能惹乔杨,下手太他妈狠了,连踢带踹的,我们差点拉不住!那小子给揍完之后直接消失了,连游戏都不敢再上了!”

擦,有这么夸张吗,我就是把他推开,他自己没站稳躺地上了,我想到耳朵边那句话就觉得很崩溃,所以又上去踢了一脚。再接下去就让威哥给拖开了,哪有什么拉不住的,说得老子好像在少林寺帮过厨一样。

陶美人看着我,嘴张成O型,看起来很惊讶的样子,但笑容却一点点从她眼睛里漾出来,装满了她的酒窝,我心想,这女孩子漂亮,真是什么表情都很耐看啊。陶然冲我边惊讶边很迷人地一笑,说了句:“很有爱呀。”

这话如同炸弹一样把我直接炸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什么世道啊!什么世道啊!世道啊!啊!啊!回声20次。

包厢里几个人笑得都趴键盘上了,我往门口走,我说我要去下WC。

马上要开杀了啊。

杀毛,七度说吃了徐笑天卖的南瓜拉肚子去了。

我逃出包厢,陶然那句很有爱呀还在我耳边响着,我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些女生究竟中了什么邪,我对G啊BL什么的没有偏见,只是不能忍受这种事出现在自己身上,我直到现在只要一想到那天被搂住的那一瞬间,就想骂人。

回到包厢的时候,里面的几个人已经坐好了,陶然正兴致勃勃地站在几个人身后观摩。

七度带队已经来到比武场。威哥说,乔公子,队长给南瓜,重新下战书。我愣了一下,为什么啊,已经下过了,七度他们接就是了。

“七度说不接女生的战书……”徐笑天忍着笑对我说,“队长给我。”

娘西皮啊!

我把队长丢给小徐,真日。

进入战斗之后我才发现,七度这次组的队与以往有很大不同,以前他都是随便在帮里叫上几个人来帮忙,这次队里却全是极品号,几个都是很有名的PK高手。

一看这阵式,陈志远喊了声:“完了,给我们留个全尸啊!”

徐笑天怒骂,你个没出息的蛋!

不管是有出息的蛋,还是没出息的蛋,在七度队惊天地泣鬼神的攻击下,我们几个死成一团,完全没有还手的机手,战斗就结束了。只还留着我的一只召唤兽,并且是被控制着的。

“把宠召回召回,”徐笑天对我说,语气里没有不爽,就好像和七度开杀是每日常规,现在完成任务了一样,“这个队我们杀不过。”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几具尸体,死得最好看的还要算是我那个女号啊,南瓜和板砖是脸冲下死的,如来神掌直接死到屏幕外面去了,就还能看到一只脚。

我动了动鼠标,准备召回认输。就在我点到召回按钮上的那一瞬间,七度突然说话了,只说了两个字,但却把我们这边几个人都吓到了。

他说,美人。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及帮助文档;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桃域名 fentao.cc 建议您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访问,停用安全管家类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