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免费领电影福利,添加微信:3371582672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01
漆黑的山洞,淡淡的海味弥漫着,丝丝缕缕,钻入于桐的鼻子,缠在他的身体上,绵延不绝。
一只触手抚摸着于桐的身体。
冰凉的,柔软的,灵活的,不容拒绝。

于桐浑身僵硬着,指尖发凉,他想过死,但从未料到死之前是这样的情形。

于桐是海神的祭品。

村里人每年都要向海神献上祭品,海神不要牛羊,不要海鲜,只要活人。而被献祭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
此时此刻,那触手像在戏弄挑逗他一般,沿着他的皮肤一点点的滑动着,痒痒的,若即若离。

这种钝刀杀人的感觉简直要把他逼疯了,于桐纤长的睫毛轻颤着,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您……可以快一点吗?”
那双触手停顿了一下,毫不留情地顺着衣角钻入于桐的衣服里面,抚摸着于桐大片光洁的胸膛。

又一只触手缠了上来,又是一只。

衣服被尽数撕成碎片,于桐几乎被触手圈在了怀里。
恐惧和大脑深刻于大脑深处,于桐忍不住颤抖起来,咬紧牙关。

这就要……结束了吗?
他无父无母,从小受尽白眼与折磨,甚至被送来给海神做祭品,这世间已经没有任何让他留恋的东西了。
但是……他还是想活着。

低沉的嗓音响起,于桐无法辨别具体来自哪个方位,山洞深处,或者……他的脑海里。
他问:“很害怕吗?你的身体在抖。”

于桐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睫毛轻颤,晶莹的泪珠挂在睫毛上,随着睫毛的颤动一闪一闪:“您要吃我,就快一点吧。”
说完,于桐闭上了眼睛,静静期待着死神的降临。

一秒,两秒。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缠绕着于桐身体的触手松开些许,柔软的顶端抚摸着他因为应激反应而翘起的乳尖。
于桐倏然睁开了眼。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他不知所措,他的嘴唇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冰凉的触手抚摸着他纤细的脖颈,深入他的口腔中,把他的话堵在嗓子里。

淡淡的海腥味弥漫在口腔中,柔软的触感扫过他的上颌,挑逗着他的舌尖,不容拒绝,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不像是要吃他,倒像是……在吻他。

于桐被这个认知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摇头,津液顺着嘴角缓缓流下,又和晶亮的黏液融为一体,脑海中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

“不要拒绝。”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于桐像是定住了一般,再无法移动分毫。

粉红的嘴唇上一片水润,于桐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嗓子发紧,就在他濒临窒息的边缘,终于,触手像是满足了一般,缓慢地从他的口腔中抽离。

但更多的触手缠上他的身体,抚摸着浑身赤裸的皮肤,更有一只,滑入他的股沟,一点点,试探着,钻入他的后穴。
黏液留在敏感稚嫩的皮肤上,敏感的穴肉碰到柔软的触手。
有些凉,又带着几分火热,滑溜的触感刺激着最敏感的嫩肉。

那是一种于桐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他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酥麻的痒意从心底升腾而起。

另一只柔软的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上他半软不硬的阴茎,挑逗着,不时滑过敏感的铃口。
顶端分泌的黏液与触手的黏液混合,挂在茎身上,混合着恐惧的快感清晰地环绕着,于桐莫名地有些委屈。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要吃他就快点吃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发泄欲望,还是在折辱他?

像是知道他的心中所想一般,一只触手温柔地擦拭掉于桐脸颊上的泪水。
“别哭。”

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冰冷的语调里,似乎含着几分无奈。
“不是在欺负你。”

触手的动作还在继续,但明显温柔了不少,滑溜溜的尖端挑弄着敏感的铃口,甚至小心翼翼地探进去了一点。
于桐纤细的腿绷紧了,想要并拢,却被其他的触手缠得严严密密,无法动弹,他又羞又怕,眼角被折磨的通红,嗓音里都带上了鼻音:“不、不要……”

触手缠绕着茎身,继续尽职尽责地撸动着。
“不喜欢吗?”

于桐红着眼睛摇头。
“可是你硬了。”

于桐哑了火,他确实被挑起了反应。

他有些羞,又有些恼,自己的身体太敏感了,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被撩拨起了反应,简直像是恬不知耻的淫物一般,但很快,他就没有思考的时间了。

下身黏腻的感觉几乎要把他逼疯,他平时很少自己解决,阴茎还是粉粉嫩嫩的,毛发也很稀疏,这会儿却因为充血而涨得通红,涨得生疼。
他想射,前端却被触手堵得密密麻麻,严严实实。
不仅如此,触手根本不满足折腾他的前面,更加粗大,更加有力的触手一点点钻入他的后穴,更多的,把他撑得满满当当。

有着黏液的润滑,于桐并没有感到疼痛。
只是……真的太大了。

柔软却有力的触手牢牢地把内壁占据的满满当当,粉嫩的穴口变成了好看的圆形,触手的移动十分缓慢,但一点一点,一个不落地照顾着所有的敏感点。
过电一般的快感窜起,于桐想逃却没有任何余地,只能胡乱地哼哼着,小腿无意识地蹭着粗壮有力的触手。

“舒服吗?”
脑内的声音问道,清冷禁欲的语调像是最浓烈的春药,刺激着于桐本就脆弱敏感的神经。

于桐哼哼着,嗓子里满是情欲的黏腻勾人味道,他羞于承认自己的欲望,咬着嘴唇,呻吟声却还是从唇缝中倾泻出来。
“不、不要……”
“可是你的里面把我吸得好紧。”
那清冷的嗓音似乎有些委屈。

触手当真停下动作,不再动了。

1 2 3 4 5 6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海神

赞 (102)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