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扭的瓜可甜了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免费领电影福利,添加微信:3371582672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第一章

晏阳满脸通红地缩在被子里不敢瞧我,我瞥了他一眼,从床头柜拿出一根棒棒糖,忧郁地嗦了两口。
这事儿怪我。
我觊觎晏阳的肉体这么多年,到底没有把持住 ,强行让他破了处。
股间还是一片粘腻,我手往下一抹,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趁着还有润滑的作用,再来一发?”
晏阳“嗷”了一声,手捂着脸,缩得更厉害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团成一个小团恨不得挤进床里。
我更忧郁了:“一般在室的宅男第一次都跟猛兽出匣似的,你怎么一次就软了?”
他探出半个脑袋,结结巴巴地说:“你叫的太、太……”话没说完,又埋了回去,只剩下一个红透的耳根对着我。
我砸吧着嘴,吸得啧啧有声,他大约是想说我叫的太淫荡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怎么这么可爱呢?
我撅着屁股爬过去,将棒棒糖扔到一边,用满是糖水的舌头舔上他通红的耳根。
他身子一颤,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我忍不住笑了笑,咬住他的耳垂问:“硬了吗?”
他的声音闷在被子里,闷闷地说:“硬、硬了。”
“硬了就来吧。”
我掀开他的被子,双腿一张就跨坐了上去。
他喘着粗气,语无伦次地说:“你、你不能这样。”
“哦。”
“我、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哦。”
“你再这样下去,我、我要跟你绝、绝交。”
“好好好,做完就绝交。”我催促道,“再快点。”
晏阳额角青筋暴起,大量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他一面嘀咕着“绝交”,一面抱紧我深深地埋了进去。
我们几经浮沉,干得大汗淋漓,终于双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爽”,早知道前几年就该把他强了,白白对着 五指那么久 。
我躺了一会儿,觉得恢复了点元气,坐起身披上外衣,懒洋洋地对他说:“你可以走了,我们就此绝交。”
晏阳一听,直接跳了起来,差点撞到天花板。
“我那是气话,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承担错误,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炮友。”
“我……什、什么?炮友?”
他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傻愣愣地盯着我瞧。
我在他汗涔涔的腹肌上摸了一把:“谁要跟你做朋友,以后一三五打游戏,二四六打炮。”
晏阳疯狂摇头:“不行,不行,不行。”
“啧,”我说,“那一三五打炮,二四六打游戏。”
他脸上的热度又涌了上来,脸颊红得滴血,局促不安地说:“我以为我们这是最后一次。”
“想得美。”我一把抓住他的小弟弟捏了捏,“听不听话。”
他的面色由红转青,咬着牙,坚挺地摇头。
呵,还有点骨气。
我改变战术,用唇舌代替手指,慢慢套弄起来。
他慌张地推开我的头,双手牢牢地扣住三角地带,眼角泛红,颤着声说:“你别弄了,我听还不行吗。”
我满意地舔舔嘴角:“选吧,一三五还是二四六。”
他闭上眼睛,悲壮地说:“一三五。”
“好,一三五七打炮 ,二四六打游戏。”我拍掌敲定。
他委屈地皱起眉头:“你骗我,没有七。”
“炮友而已,谈什么骗。”我拍拍他的大腿,“下来,别把我床踩坏了。”
“哪里会坏,刚才那样弄都……”他猛地打住,偷偷瞥了我一眼。
我装作没听见,摆手让他赶紧走。
他有些失望地下床,穿好衣服,一步三回头地问我:“我走了,我真的走了啊?”
我拍拍床沿:“不想走就再来一炮。”
他脸一红,立刻跟受惊的兔子似的跑了出去。
我哼着歌,光脚踩进浴室。今天是礼拜天,把他榨得太干,明天还怎么玩。
洗刷刷唱到第一个小节,刚把身子打湿,我就听到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暗骂一句“谁呀,这么会挑时间”,我匆匆一擦,裹上浴衣去开门。打开门却见到去而复返的晏阳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手里还多了一碗皮蛋瘦肉粥。
“我想明白了,我是男人,要对你负责任。”
我瞄了一眼钟,亏得他十分钟能做这么多事。
我接过粥随手放到玄关上,让他进来。
“怎么个负责法?”
他看看乱糟糟的卧室:“可以帮你洗被单,拖地,还可以……”又看看湿漉漉地我,“还可以帮你擦头发。”
“擦头发就免了,先帮我洗干净吧。”我握住他的手,领他探进我的浴袍里 ,一路从腰线滑进股间。“你看,里面还留着你的东西。”
他面红耳赤地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我好像硬了。”
我乐了,伸手往他身下一摸,果真摸到鼓鼓囊囊一大块突起。
“本来想放你一马的,”我叹气,“看来是不行了。”
这下不仅是卧室,连浴室都变得狼藉一片了。
我双腿缠着他的腰,在一颠一颠中凑到他的耳边呵气:“你想不想试试沙发?”
“想……”他喘息一声说,“想亲你。”
我心头一突,被他传染着脸上也开始冒热气了。
“可、可以吗?”晏阳哑声问我。
“不可以。”
我把滚烫的脸埋进他的颈间,一口咬上他的喉结。他一个哆嗦,竟然射了。我下身一阵阵的酥麻,也跟着释放了。
等两个人好不容易都拾掇干净了,他还惦记着这事,问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趴在他的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挠他的后背:“炮友不兴亲亲。”
他有点受伤:“我们真变炮友了?”
“没有,”我对上他瞬间亮起来的眼睛说,“才做了一次,只能是‘炮’算不上‘友’。”
两盏小灯顿时灭了。“明明是三次。”他不甘心地嘟囔。
“三次也没用,”我随口乱邹,“起码一百次。”
“一百次?!”
他僵住了,掐着手指认认真真算了半天,严肃地对我说:“我会努力的。”

1 2 3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强扭的瓜可甜了

赞 (59)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