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免费领电影福利,添加微信:3371582672 -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简介:
重生到七天前,你要怎样安排你的人生。那些熟悉的风景,你是愿意再看一遍,还是去追寻未知的旅程。
卫乘风,还有与他纠缠了13年的凌观云。
看看这个问题,卫乘风要怎样回答。

Before
卫乘风×凌观云
卫乘风倒在血泊之中的时候,刚刚急忙忙买的酱油瓶碎了,淌了一地的玻璃渣。这是卫乘风惯用的牌子,味道好,价格合适,就是用玻璃瓶装着,又重又怕磕着,很不方便。
鸽子汤还炖着,凌观云不知道有没有关火,红烧排骨只弄好了一半,不加酱油会不好吃的,凌观云嘴巴刁,一定不喜欢。
好疼,身上好疼。
卫乘风额头的血糊住了他的左眼,光靠他的右眼,他根本看不清身边的人。
密密麻麻的人围在他的身边,他只能看见那些人的嘴一张一合,却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他想起小时候比赛得了第一名,身边也是围了一大圈人,陌生的人,冷漠的脸,可是真的为他得第一名而高兴的人却一个没有,就像现在,那么多的人围着他,却没有一个人帮帮他。
耳朵里开始发出巨响,噼啦噼啦的怪音符塞满了他的耳朵,好像有人往里面倒了钉子。很快地,疼痛就从耳朵开始蔓延到全身。
已经没有力气呼吸,疼痛早就已经侵袭了卫乘风,为了疼痛做困兽斗,他征调了全身的力气。
可他还是败了。
他还想再看凌观云一眼,问问他明天晚上想吃什么。
凌观云的名字很好听,学生时代的卫乘风对凌观云的第一印象就来源于这个名字,光是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就已经浮现出孤峰之上,白衣仙人衣袂飘飘的模样。
有时候他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在草稿纸上一遍又一遍地写他的名字卫乘风打小练字,写得一手好字。他总是选择用瘦金来写许观云的名字,他觉得只有这种纤细缠绵的字体,才能把自己心中欲说还休的情愫来表达出来。
瘦金纤细却不女气,像一杆杆翠竹,挺拔秀丽。
写瘦金用的笔很细,很多时候会划破纸张,在下面一页留下浅浅的墨痕。卫乘风就把那页撕下来,小心地描着纸上留下的印。
卫乘风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也会做这种事情。
卫乘风初中的时候同桌是女生,暗恋他们班的班长。他就见过那个女孩子每天每天地写着班长的名字,写在一个上了锁的小册子里。那个女孩子每天都会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个本子,写完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去。女孩家最隐秘的心事,也莫过于如此了。
卫乘风问过那个女孩,你为什么不和班长表白。同桌笑笑说道,“等我在这本本子上写满了他的名字之后我就拿着本子去和他表白,在这之前,我要努力变得更加优秀。”
卫乘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自己的同桌的确比以前刻苦学习地多,成绩也是一路稳步上升。
喜欢一个人真的会有无限的力量来改变自己。
可是没有等到女孩子和班长表白,班长就找到了女朋友。是个秀气的女孩子,穿着白裙子,像盛开在雨后的彩虹之上一朵无暇的百合。
这个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传地沸沸扬扬了,早自习的时候卫乘风紧盯着自己的同桌,见她神色如常地背单词都课文,安静地不可思议。
卫乘风不认为她不知道这个消息,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她好不好。
那天正好是两人做值日,大家一下课就急急忙忙地跑掉了,只有值日的两人留了下来。
教室一扫地就扬起不小的灰尘来,卫乘风拿了个浇花的壶,准备去接些水洒在地上。
当他接水回来,他的同桌在里面哭,声音很小,可卫乘风看见那人瘦小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
卫乘风呆住了,只能站在门口一句话不说。
过了很久,他的同桌终于止住了哭声,卫乘风在门口转了好几圈才推门而入。
“对不起啊,今天打水的人有些多呢。”
他的同桌背着身,低低地回了一句,“没事。”
两人又开始忙活起来。
洒过水果然要好些,至少灰尘不会这么厉害。
两人收拾完就准备回去了,去推自行车的路上两人一言不发。
同桌轻声地和他告别,不经意间对上那双发红的眼睛。
“今天教室的灰尘真的好多,进眼睛了吗,刚刚我就是这样,眼睛很红很难受。”
同桌没有回答他,但卫乘风听见她推着车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一句谢谢。
第二天上课,同桌比他早到,已经背起了单词,那本上了锁的笔记本也在她的身边。
“乘风你来得好晚啊,刚刚要交数学练习本,我自作主张掏了你的桌洞给你交上去了。”
“没事,还要谢谢你。数学老师的作业不按时交的话,也不知道他要怎么罚呢。”
当时已经初三,升学压力还是挺大的。他们两个人一个偏理科,一个擅文科,互补性强,两人互帮互助,在模拟考上两人纷纷以黑马之姿闯进了前十。
告白的事也没有再提起,两人不停地写卷子做题,倒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波澜不惊。
中考成绩公布后他第一时间联系了她,两人约出来一起吃了饭。
两人说起以后的事,说起班长和他的女朋友,说起对高中生活的憧憬。
“乘风,我们以后又是同学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做同桌。”
卫乘风喝了口奶茶,“说不定可以呢。”
“乘风啊,我还喜欢班长呢。”
“嗯,我知道的。”
同桌笑了,露出白白的牙齿,“乘风,很多时候,把事看得太清楚会很辛苦啊。”
卫乘风垂下眸子,“我近视,很多东西放得远,我就看不清了。我只能看清近的东西。”
同桌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最后卫乘风从她手里收到了一个礼物,打开看竟然是那个上了锁的笔记本。密码四位数,卫乘风试了试同桌的生日,没打开。
他翻了翻同学录,找到了班长的生日,试了试,仍旧没有打开。
他把笔记本放在了一边,没有接着猜下去。
很多时候,被锁住的秘密也不一定要被人知道。让它随着锁一起生锈一起消失不是更好。
卫乘风洗了澡之后沾了枕头就睡着了,醒来第二天见着桌子上的那个本子一时有些恍惚,直到完全醒神了才想起这是自己从同桌那里收到的礼物。
他拿起本子拨弄着上面的密码锁,顺手就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锁开了。
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班长的名字。
有的字迹端正,有的潦草。
卫乘风边看边笑,笑着笑着心底又开始发酸,这个女孩,把自己最珍贵的感情都交给了自己保管。
笔记翻到最后一页,最后一页上写着,“卫乘风,谢谢你。”
卫乘风重重合上笔记本,笔记本咔嗒一声就锁上了。
他掏出手机发短信给他的同桌,“你的字真难看,有空要好好练练。”
同桌没有回他,只是在高中开学第一天狠狠地敲了他背。
后来他就遇见了凌观云,准确的说,是听见。
凌观云的声音清澈透亮,阳光能毫无阻碍地穿透这把声音,照到地面上。
连面都没见着他就喜欢上了这个人。
他也像当初他的同桌那样,没事的时候就把凌观云的名字写上一遍又一遍。
高二文理分班,他分到新的班级,左手边的位置一直空着,等开学一个月之后才来了人。
那人桌面整理得整整齐齐,他向卫乘风打招呼,“你好,我是凌观云。”
卫乘风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凑巧的事,他没想过,自己念了这么久的人,会坐在自己的隔壁,现在笑着对自己做自我介绍。
他的手心开始冒汗,不动声色地把手背在身后,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手,“你好,我是卫乘风。”
“乘风破浪,好名字。”
“凌天观云,好气势。”
卫乘风看向凌观云的眼,他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了。
凌观云和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高贵无尘的感觉有,可是却不会高高在上。
凌观云对谁都一样温和,换句话说,和谁都是一样疏离。
卫乘风为了想要和他站在一样的高度而一起努力着。
他还是卫乘风心目中,那个衣袂飘飘的仙人。
可是周历成了他下凡的理由。
周历是高三那年转进来的,体育生,长得高高大大,笑起来连眼睛都会弯成两道月牙。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凌观云和他说话间总是带上周历,课间也会和他一起出去玩,体育课上周历带着他一起打篮球。
卫乘风就在旁边偷偷地看着他。
有一次他看见周历和凌观云相拥着,在黑暗的操场接吻。
卫乘风知道,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要和别人一起了。
他终于知道当时自己的同桌那种所谓微妙难以言喻的心情,实际上是百蚁食心,痛彻心扉。
两人开始上课传纸条,卫乘风给他们当传递者,每次卫乘风看见他打开纸条那浅浅的笑容,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周历过来问他的手机号的时候卫乘风很错愕,周历笑着告诉他,“你和阿云坐的近,也算是他的同桌,以后他的事我就能更清楚了。”
卫乘风立刻就给了电话号码,周历如果能好好对凌观云,那就太好了。
可是周历辜负了他。
毕业不久后他听说周历出国的事,急急忙忙地抓着电话就往凌观云家跑。
他整个人湿答答地敲开了凌观云家的门,见到穿着短裤短袖的凌观云,他扑上去抱住凌观云,“观云,没事吧。”
那时候卫乘风连自己的呼吸都还没有安放稳当,可是他第一句问的就是凌观云。
凌观云被他这么一扑,吓了一跳,呆了好几秒才推开身上的人,“没事啊,你怎么了。”
卫乘风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对,低着头道歉。
“我听说周历的事儿了,想过来看看你。”
“我很好,你放心。”
卫乘风准备离开,凌观云叫住他,“要进来坐坐吗。”
局促不安。
卫乘风坐在凌观云家的沙发上,规矩得像个来做客的乖孩子。
他本来就是个乖孩子,不过不是来做客的。
凌观云端上来的饮料,他也只是礼貌性地喝了几口。
卫乘风想着两个人光是坐着也不太好,就问了凌观云想要报的学校。
话题被挑起来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开始活络起来。
两个少年一起聊了理想,聊了未来。
“以后还是想和你当同学。”凌观云这么说道。
卫乘风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也想和你再当同学。”
不知道怎么说起了周历的事。
凌观云端着饮料的手指紧紧抓着杯子,卫乘风感受到了他的不适,急忙转移话题,“听说班级要举行毕业旅行,你要一起吗。”
“其实我早就知道周历要出国,他喜欢我是真的,可是他要为他的未来打算也是真的。”
“未来那么长,他会遇见更好的人,会遇见更多的风景,他的未来,即使没有我也一样精彩。既然都决定要放手了,又何必去做那种撕破脸的事呢。”
“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我,毁了自己的未来呢。”
卫乘风喝了一口饮料,又喝了一口,把整杯饮料喝完了。
“凌观云,你和我,我们,要不要试试。”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卫乘风的心脏跳得十分厉害,每个词说出来的时候都是颤抖的。
卫乘风看着凌观云,“可你对于我来说,是整个宇宙。”
“我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那个时候在学校的走廊上听见你和别人说话,我就想,这声音真好听。”
“后来知道了你的名字,凌观云,我就想起那翻涌的云海,遗世独立,羽化登仙的样子,真的很美好,不是吗。”
凌观云微微一笑,“那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毁了你的想象。”
“不,”卫乘风说道,“见到你的第一眼觉得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额头的血一直流到了嘴边,卫乘风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他开始出现幻觉,看见凌观云跪在他身边大声呼喊,他仔细听,却怎么也听不清楚凌观云在讲些什么。
他想抱抱凌观云,这么惊慌失措的凌观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观云不要怕,我不疼的。
和我说说吧,明天晚上想吃什么。

1 2 3 4 5 6 7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七天

赞 (56)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