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小广告

由一张小广告引发的XXOO史

☆、写在前面的话

一张小广告
腹黑强攻VS纯情强受
温馨小黄文 1V1
沈文静X杨明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由一张小广告而引起的恋爱故事
坑住会努力在寒假结束前完结!

☆、(一)应聘

手里撰著从电线杆上撕下来的小广告,身後背著破烂旅行袋装著的全部家当,杨明心怀忐忑地敲响了面前这扇不起眼的铁门。
门很快被打开,一个长著三角眼的中年男人斜睨了他一眼後便放他进了门。
“来应聘的吧?”
屋子不大,一个发黑的旧灯泡从顶部垂下来,三角眼的男人翘著腿坐在唯一一张简陋的办公桌前,在他身後还有一扇铁门。
“恩。”男人老实地回答,神情有些紧张,他极力把张了嘴的布鞋掩到身後。
“身份证给我看下。”点起一支烟,中年男人支起下巴用他那双三角眼从上到下审视著杨明。
杨明连忙从脏兮兮的牛仔裤里掏出一张卡片双手递到中年男人的手里。
中年男人接过卡片,瞥了一眼接著口中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烟雾从他的口鼻一齐喷出,好半天他才止住笑,意味不明地看著杨明说道,“农村人啊,我就喜欢用农村人,又方便又省事。”
杨明不懂他话中的意思,但男人这麽高兴是准备聘用他了吗?他的心里不由雀跃起来。有工作就意味著有饭吃,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又问了几个问题,中年男人便叮叮当当摸出一串钥匙开了身後的铁门并示意杨明进去。那铁门背後是一条幽深的过道,墙壁和地面都是粗粗用水泥浇筑,大夏天的杨明生生感觉到一股寒气。那男人不满杨明的拖拉用力搡了他一把,杨明背著重物再加上鞋子不利落被他这麽一搡险些跌倒,他扶著水泥墙壁,手心一阵火烫,“能不能把身份证还给我啊?”“要身份证还是工作哪样你自己选。”杨明犹豫了,他是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
在他犹豫的这短暂时间里,铁门!当一声合上,随後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杨明後知後觉地扑上去查看却发现本应该是门把手的地方光溜溜的一片,俨然是一道只能从外面打开的门。
摸索许久,仍是没有找到开门的方法,杨明只得放弃,沿著黑漆漆的过道往前走。
万幸的是这过道黑是黑倒是挺平坦,一路也没遇见什麽怕人的东西。要真遇见杨明也是不怕的,他从小就生活在乡野间,那里的鬼怪之谈可比城市里多多了,因为他不太灵光的性子小时候也没少被诳到那些作怪的地方,结果最多也就是有人在作怪而已。想到这里他摸摸瘪下去的肚子,当初老父亲死後如果能忍住大娘每天明里暗里的讥讽的话也许现在他还能呆在家里,看在大哥的份上大娘还是会给他碗饭吃的吧。
农村里都是长子继承家业,杨明也不怪大娘撵他出去,任谁看到家里老有一个外人心里也不会痛快。所以他才会一个人进城,偌大的城市里他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茫茫然不知在哪才能找到工作,等到为数不多的钱用光後饥肠辘辘的他才在电线杆上发现了这张小广告,他不高的文化水平也就够他认识上面俩个“招工”的大字,问了一圈才找到这个地址。只是,杨明的心有点凉,他觉得自己被骗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麽可骗的。
不知走了多久,渐渐能看到过道的尽头,几根细细的电线垂下末端依旧挂著表面发黑的灯泡,几只飞虫围绕著暖黄的灯泡盘旋飞行时不时一头撞上。淡黄的光下,可以看到除了尽头的一扇铁门外俩侧还有许多扇小门,杨明顺著一扇没关紧的门往里看刚好看见一群赤身露体的男人女人交缠在一起,淫声浪语不绝於耳,他连忙红著脸加快脚步。
一阵肉香就在这个时候飘来,杨明闻著味一路走到一扇离尽头的铁门很近的门前,这扇门压根就没关,里面正有俩个赤膊的年轻人围坐在一口锅前,那锅里咕嘟嘟地冒著泡,时不时有肥美的肉片翻上来。看到狂咽口水一脸馋相站在门口的杨明,其中一个染著红毛的男人一掌把门拍上,“看个JB,没看过吃肉啊!”
杨明失落地走到尽头的那扇铁门前,肚子里似乎更饿了,工作的事还没有著落。就在这时,刚刚吃肉的俩人追了出来,那红毛的男人对身旁染著绿毛的男人说道,“绿哥,我就知道不对,这小子是个生面孔,脖子上也没有二爷给的项圈。”那绿色头发的倒是没有说些什麽只是无声朝男人逼近。
这俩人来者不善,杨明也没真笨到连善意恶意都分不清的地步。他转过身子,俩手急切地在铁门上摸来摸去,偏偏依旧连个门把手都找不到,那俩人却已到了跟前。
“别,别打,我是来应聘的。”杨明捂住头脸如此说道。
“是吗?”被称作绿哥的男人意味不明的笑著,伸手握住男人的下巴。
红毛男人一边拍了拍铁门一边抱怨道,“阎老头的眼光真是越来越JB了,这麽个货色也敢弄来。”
“我觉得这男人挺有意思的。”绿毛回道,他这边正死命掐男人的腮帮子,男人一边躲闪,一边说道,“你这个人怎麽这样啊。”“还有更厉害的呢,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绿毛对男人龇出一口白牙。红毛也笑了起来,“是挺有他妈JB意思的。”
一个彪形大汉为他们开的门,俩人一左一右挟著男人进门後门又被重重关上。
铁门里面比杨明预想的要宽敞许多,中间的空地上站著几个垂头丧气的男人,一个穿著旗袍的“女人”正在他们的面前来回走动,在“她”身後还站著众多身形彪悍表情木然的男子。
“二爷,这边还有一个来‘应聘’的。”
“是小绿和小红啊。”旗袍“女子”婀娜多姿的转过身来,一出口却是低柔的男声,“我看看老阎又给我送什麽好货色来了。”说完他伸出戴著碧玉镯子的纤纤素手摸了摸杨明被掐红的脸蛋,又画著圈子捏了捏他挺拔的胸肌,还是处男的杨明立刻连脖子也涨红了,他讷讷地开口道,“女孩子家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
挟著男人一只手臂的小红率先笑出声来,“呵呵,二爷,这JB小子爱上你啦。”
“一天到晚这个JB那个JB,当心我把你JB剁了塞你嘴里看你还笑得出来。”二爷美目一瞪,小红立刻噤声。
杨明早被“女子”要剁人JB的大胆言辞吓呆了,他下意识挪了挪下身好让自己的JB安全一点。
“你们几个把衣服脱了。”二爷指了指杨明和那几个一并站著的人。
杨明曾经听同村外出打工的人说过,有些老板用人之前都是要让脱了衣服检查有没有旧伤的,因此此时他倒也坦然,解下旅行包就开始脱上身的土布褂子,然後是牛仔裤,一双大手迟疑著在最後的四角内裤的纽扣上停了下来。
“这个也要脱吗?”如果能够留下一件他还是希望能够留下一件的。
“脱。”
“我脱了你们就要给我工作不能反悔。”
二爷乐了,这个小子真是傻得可爱,“你脱了我看看,如果符合工作需要的话我当然会聘用你的。”
一旁的小红嗤之以鼻,什麽工作需要,只要有黄瓜和菊花就行。话说回来这小子脸长得不怎麽样身材是真的好啊,瞧那肩膀,瞧那胸,啊,下面也要脱啦。
缩头也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杨明索性闭起眼睛快速地将内裤一褪到底,男人视死如归地道,“这下总行了吧。”
“恩。”二爷从善如流地点头,“挺好的,嗯哼,我正式聘用你做这份工作。”
“那可不可以包吃包住啊,我俩天没吃东西了。”
“当然可以,小绿小红,以後他就拜托你们了,记住规矩,带他去楼上的房间吧。”
小绿小红领著男人退下,一路上几个脱了一半或是赤裸的男人都拿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他疑惑著抱紧自己的衣服和旅行包。

资源下载解压教程及帮助文档;②点此申请分桃会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reg
    reg 2021年3月28日 下午11:21

    喜欢😍😍😍😍😍😍😍😍😍😍😍😍😍😍

分桃域名 fentao.cc 建议您使用谷歌/火狐/Edge等浏览器访问,停用安全管家类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