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吊着我的男人他有了别的男人 作者:空梦

- 极品正太/军人/健身教练正在直播,点这里观看 -
- 粗1男友偷偷做0,直男同事办公调教 -
- NBB增大增粗5折,免费福利+V : x2028x2028 -
i彩虹同志站 亚洲/欧美/3d动漫/交友/聊天/高清GV视频

- 还不是分桃会员?点此立即加入我们 -

写在前面:本文就是那种我喜欢你,但你喜欢别人,我实在不行撤了,结果你说你喜欢我的狗屁文。极简风,爱谁谁,还是以前那个风格,想看的就看,不想看的就撤,我写我的,大家看大家的,能一起哈皮就哈皮一下哈。

 

那个吊着我的男人他有了别的男人 上

唐斯冠在他竹马公司里的那工作实在是干不下去了,所以趁国庆前,他跟他上面的领导打了声招呼,向人事那边递交了辞呈,就没打算去公司了。

要说公司老板还是他朋友,他不干了,底下的人再怎么样也得慌一下,可公司的人就是知道他和老板是朋友,还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他还是跟老板一起创业的元老,但老板在公司对他实在不怎么样,一直都不冷不热的,也从没过多问过他的情况,也就是有那么一两次,老板会接他一起走,也没隐瞒他们俩的关系,但其余的时候,唐斯冠该怎样就怎样,有时候他工作上出现错误了,该罚的就罚,也没见有人出面为他说情。

要说一起坐车,一起回家,老板身边的得力助手比唐斯冠坐得还多,节假日老板还送俞助理礼物,甚至连玫瑰花都送过,唐斯冠可从来没在节假日得到过老板的一声问候,反倒是他身边的同事还撞见过他找老板吃饭,老板没空的事情。

是的,曲氏集团的员工们都知道老板有个在采购部的竹马,那竹马喜欢他,可老板明显不喜欢他。

听说当年曲氏的建立,有他这竹马的功劳,所以老板只能隐忍他这竹马守在他身边,为了不伤他这竹马兄弟的面子,曲老板只好委婉地对他这个竹马视而不见。

没见老板宁肯对助理好,也不愿意对唐斯冠示一点好,所以曲氏集团上下都知道老板对唐斯冠没一点意思不说,现在还巴不得唐斯冠赶紧走,好开始正常的不被人非分企图的人生。

所以唐斯冠这辞呈上午一递,中午刚到家睡了个午觉醒来,就接到了人事答应了他离职的电话。

人事话说得很客气,但那意思没差,就是唐斯冠国庆后不用去上班了。

这速度快得够可以的,唐斯冠被气笑了,都懒得问这事曲向阳知不知道,人事一说完,让他下午过去交接,他直接道:“那行,我工位上也没什么私人东西,手头上也没什么事,就不过去了,你们签字完有什么文件发我邮箱就完了。”

唐斯冠是本地人,曲向阳其实也是本地的,他们小时候两家是邻居,初中后曲向阳随家庭迁到了国外,后来曲向阳回国创业,唐斯冠已是家中有十几套房的拆二代,他爹妈就他一个孩子,房子一分下来,十套有九套写了唐斯冠的名字,唐斯冠最初为了支持曲向阳创业,还卖了两套房子给曲向阳。

现在曲向阳创业成功,唐斯冠在他身上是人也没得到,投进去的钱也只收回了个本钱,利息都没多少,妈的想起来能气得他一晚睡不着觉。

可曲向阳就是不喜欢唐斯冠,不管他创业失败几次唐斯冠陪他几次,曲向阳都不喜欢他姓唐的,唐斯冠只能认栽。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离曲向阳回国创业都他妈的过去十年了,唐斯冠从二十岁出头的小帅哥守成了三十多岁的老大男,现在出去,小伙子小男生叫他都是叫的大叔,叫大哥的都少了,他再熬下去,曲向阳也不会被他感动,唐斯冠这次是真想算了,都没为难人事,和人事那边说:“要是还有什么问题你们打电话给我,我过去补办,交接的话,我手头的东西老寥都有。”

老寥就是唐斯冠的上级,唐斯冠在A城有点人脉,他爹妈在本地高校当了一辈子的老师,手底下学生无数,唐斯冠能用的关系很多,为了支持曲向阳,他是能用的关系都用了,他也从不小气手上那点东西,为了帮曲向阳,他都无私地把关系介绍给帮曲向阳打江山的老寥了,所以公司一成型,定了赢局,现在唐斯冠手上已经没有老寥不知道的关系了,并且这些关系老寥维护得比唐斯冠还好,现在唐斯冠在采购部就是个已经没多大用处的闲职员工,他走了公司还少发一分工资,对公司还有好处。

唐斯冠是对公司做过贡献的,人事还晚他几年来,一听他提起老寥,小姑娘在那边还不好意思了一下,但一想老唐这个闲人不走,老板就不会见得有多开心,想和俞助光明正大在一起都不行,她的心就偏向那个对谁都好的俞助了。

她在那边客气地打了两声哈哈,“这些年你对公司的贡献我们都知道,所以公司这边会按你的年绩给出相对应的补偿,你有什么想对公司提出的也尽管提出,我们能满足的一定满足。”

狗屁,什么能满足的一定能满足,跟他这跟着公司一起过来的元老打官腔,也是醉了,唐斯冠在这边翻了个白眼,他从小衣食无忧,家庭和睦,所以为人也有点恣意,懒得为了表面和平端着张脸四面迎和,人事的那小姑娘跟他说废话,他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句:“别废话了,老子不缺那几个钱,你们按程序走就行,就这样。”

他挂了电话,电话一挂,他就没那么勇了,郁闷地打了他妈的电话,他妈一接,他就怪委屈地道:“妈我不行了。”

唐母不明所以,在那边翻教材的手都停了,“咋不行了?”

“我今天离职了,更他妈过份的是,我早上递的辞呈,下午他们就准了,我操他妈的,这要是没曲向阳的授意,我就不信了。”

“宝宝不说粗话。”

“妈!”

“那你是想走还是不想走啊?”唐妈妈教了半辈子书,有的是耐心。

“走,不走我留着干嘛?看他跟俞清强恩恩爱爱啊?”

“你问过小阳没有,他是真喜欢那个小俞啊?”

“问个屁,七夕还给人送了玫瑰花,就差跟我说让我赶紧滚蛋别碍了他的事,我操他妈的,他都喜欢男人了,喜欢一下我会死吗?”唐斯冠说着就伤心了,“他就是喜欢条猪喜欢条狗都不喜欢我是吧?”

“那也不能怪人家,”唐妈妈尽量公平公正地道:“爱情是要讲缘分的,要讲一个眼缘的,你们可能就是有兄弟朋友的缘分,就是没有做爱人,做伴侣的缘分,这个不能怪人家。”

“你还向着他。”唐斯冠想号啕大哭。

“宝宝啊,”唐妈妈安慰他,“你看你都试过了,上次我们不是说不行就不试了吗?咱们不一棵树上吊死,我们试试别的可能性,你看你这次都做了决定,要不咱们休息一段时间,看看以后想怎么走,你看行吗?”

“可我是真的爱他。”

“唉,”妈妈叹气,“是啊,宝宝喜欢他,妈妈知道,可人家不喜欢咱们,咱们也不能老为难人家不是?”

尤其把所有力气都用到他身上了,还打动不了他,她当妈妈的早就知道不行了,如果不是想让孩子自己去死心,她都想给儿子介绍别的对象了。

“妈,你说他怎么不喜欢我?”唐斯冠又开始他车轱辘来车轱辘去的“他为什么不喜欢我”的发问了。

“就是没缘分……”

“妈!”唐斯冠在那边干嚎。

唐母听得出来,这次儿子没怎么伤心了,比起儿子前几次歇斯底里的大哭,她儿子这次的表现堪称平静,连伤心都不见得有多少,只是有一点点自己的爱没有得到回应的忿忿不平而已。

这感情,淡多了,唐母是亲眼看着儿子走出来的,听儿子干嚎她嘴角隐隐还有点笑意,“宝宝啊,你要是舍不得,妈妈也支持你继续追……”

“追个屁!”一听老妈让他继续追,早哭干了眼泪的唐斯冠又开始爆粗话了,“老子不追了,爱谁谁,我这么好的条件,还有父母支持的绝世好同志我就不信没人要,老子拆二代,十几套房!”

儿子一激动就炫富,唐母哭笑不得,但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她儿子就是脾气直接了点,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对人从来没有恶意,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小伙子,只要他自己想得开,扭得过来,她相信她儿子这样的人,以后绝对有着大好的人生。

唐母这几年对曲向阳都有些淡了,以前她还会请曲向阳到家里吃饭,现在都不了,她早就替儿子做好了跟曲阳向不来往的准备,她对孩子的爱就在无条件的耐心上面,所以听儿子这么一说,她道:“你知道自己好就行,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妈妈都支持你。”

“算了算了,”跟妈妈说了几句,唐斯冠心情就好多了,这样的电话这十年间他打太多了,也就这一次他是真心觉得算了也没关系了,“无所谓了,离开对我们谁都好,我就祝福他吧。”

换去年唐斯冠都不可能祝福曲向阳跟别的人好,但事到如今,祝福就祝福吧,反正这个人是好是坏也与他无关。

他喜欢的男人有了别的男人,一旦开始正视事实,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唐斯冠在国庆那几天跟着他爸去外地同学聚会玩了几天,都没想过要给曲向阳打个电话,曲向阳还在微信里跟他说了一句节日快乐他都没想起要回,这情况还挺好的。

尤其他爸有个老同学,有个巨帅的儿子跟他同一个情况,他爸和他爸的老同学还介绍他们认识了,唐同学相亲成功,正被一个大老爷们被老爸带着相亲的羞赧感铺天盖地地笼罩着,还被帅哥相亲对象带着他四处游玩,根本就想不起还有个曲向阳来。

等到曲向阳跟他打电话,确定他离职的事来,唐斯冠正和文伟从泡温泉的池子出来拿上手机不久,看到来电是曲向阳,唐斯冠这才想起他居然没把曲向阳拉黑。

不过没拉黑就没拉黑,唐斯冠耸耸肩就接了电话。

再深的爱也被这些年曲向阳的没回应甚至是躲避耗干了,他以前还有点不甘心,现在都懒得不甘心了,这心伤透了伤久了,感情一倦,也无所谓爱不爱了。

曲向阳在电话那边问他为什么离职,唐斯冠看文伟给他拿过来了一瓶水,还扭开了盖子,唐斯冠被照顾到这个地步,有点好笑,朝文伟笑着眨了眨眼,嘴里则回了曲向阳:“我手上也没什么事情了,在公司里这几年都是干的闲职,我也三十好大几了,想出来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事做做。”

曲向阳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那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先休息一段时间再看。”

“如果有什么我帮得上的……”

“我一定会跟你说。”唐斯冠想过和曲向阳老死不相往来,但现在想想也没这个必要,他可能无法暂时对曲向阳释怀,但等他有了他的男朋友和爱人,以后接受起曲向阳这个被他喜欢过很久的人来想来要容易一些吧。

“你现在在哪?”曲向阳见唐斯冠的口气没多大变化,在电话这边松了口气,他松开喉间有点勒得紧的领带,道:“我过来接你一起吃个饭?”

“在外地呢。”

“哪啊?”

“安城。”

“跑那去了?哪天回来?”

“不知道哪天,看情况。”

“哦。”曲向阳哦了一声。

哦个屁,唐斯冠在电话这边心想着,嘴里则说:“那我挂了,拜拜。”

斯冠没说下文,曲向阳在他电话挂了之后给俞清强打了个电话,问他特助道:“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吃饭?”

“有空,我这就过来。”

“嗯。”曲向阳只想有个人一起陪他吃饭,他有点挑食,吃饭不喜欢只吃一两样,一个人吃饭点一大桌有点浪费,他喜欢找人吃饭,一般唐斯冠要是没空,他就找自己随叫随到的助理了,有时候助理就在眼前,他懒得再打个电话,就干脆带助理一起去了。

他知道唐斯冠对此有意见,觉得他对一个助理都比对他好,可曲向阳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再说了,比起沉稳安静的俞清强来说,斯冠那咋咋唬唬的性子出去了太引人注目,曲向阳不太喜欢这样。

他承认他是对深得他心的助理要比对唐斯冠好,但这也是俞助理值得,斯冠有时候太依着自己性格来了,曲向阳想休息的时候,是绝对不想让他出现在身边的。

不过这些日子他有段时间没见过唐斯冠了,这人有时候见得少了就有点想,缺点也不明显了,曲向阳还挺想他的,所以和俞清强吃过一顿安静又顺心的饭后,他恢复了点精力,绅士地开车送了俞助理回家后,他又给唐斯冠打了个电话。

唐斯冠没接。

曲向阳又发了几条微信,那边还是没回,曲向阳以为他有事暂时没空,也没放在心上,等到第二天他早上一醒来就拿起手机看他的消息,和唐斯冠的对话框依旧还停留在他昨晚发的“在吗”两字上。

醒了吗?

曲向阳又发了三个字过去。

等他从健身房回来,他还是没回到唐斯冠的回信。

不过唐斯冠的回信没来,他妈的电话来了,问他最近有没有空,她想带他弟弟和妹妹回国一趟。

“哪几天?我会抽出一点时间来。”

曲母说了时间,曲向阳不看行程表也知道他那几天没空,回她道:“我没空,不过斯冠有空,我到时候叫他陪你们。”

曲母在那边“啊”了一声,“你们还在一起,你不是和你的助理在一起了吗?”

“你听谁说的?”

“上个月你不是还送他玫瑰花了?”

“是俞助说喜欢,我就送了,平时他帮了我不少忙。”

曲母无奈,“那斯冠帮你的可不少,就是我们在一起,他明里暗里跟你要过花的次数也不少吧,怎么没见你送?”

“那不一样。”曲向阳顿了顿后,道。

“是不一样,一个你喜欢,一个你不喜欢,你早说清了,对谁都好。”曲母想到小女儿给唐斯冠发的让唐斯冠不要当白莲花阻碍她哥爱情的信息的事,对儿子到这时候还嘴犟暧昧不明的态度有点生气,“你明明对斯冠没意思,还不说实话,耽误他的时间,你怎么回事你,亏他对你那么好。”

“我怎么没说实话了?我对我助理好,是他值得。”

“那你对斯冠什么表示都没有,就是他不值得了?”曲母反问。

曲向阳被问住了,半晌后,他道:“我和他不需要那一套。”

“那就是说明你心里没有他,他是死是活你都懒得管。”曲母毫不客气地指出。

“不是这样的。”曲阳向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

“那不是这样的,那是什么样的?上次我们回来,斯冠陪我们逛街,你的助理一通电话就把你叫了过去帮忙,那天还是斯冠生日,你连个生日蛋糕都没给他买,连他的生日蛋糕都没吃上,你还想怎样?就这样了,你还想叫斯冠陪我们,你把他当什么了?”曲母实在是生气极了,破口骂道:“你也太没良心了,吊着他不让他走还利用他,你也太他妈欠了。”

1 2 3 4 5 6

转载请注明来源:分桃网 » 那个吊着我的男人他有了别的男人 作者:空梦

赞 (29)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